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外汇频道 > 正文

    水滴筹被曝医院扫楼式筹款,诱导、造假、诈捐,2.5亿人的爱心沦为消耗品?

    2019-12-03 15:33:44

    FX168 

    近日,一则“扫楼式”筹款视频令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陷入信任危机。

    慈善还能这么做?

    11月30日,梨视频《卧底实拍医院扫楼式筹款,审核漏洞多》的报道在网络上引发公众关注,该报道将矛头直指水滴筹。

    梨视频发布卧底水滴筹医院扫楼筹款的视频(图源:微博)

    “5个有效单就是80一单,6到10单就是100(元)一单,我上个月拿了一万四千块……”

    说这话的是水滴筹的医院地推。这些地推人员凭借提成月入过万,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每个月最少得完成35单,实行末尾淘汰制,完不成订单就会被淘汰。

    这些地推人员见到病人和家属的时候自称是“志愿者”,每天都在医院扫楼,逐个病房地教病人家属如何在水滴筹上面发起筹款,招募捐款。

    若患者有意向发起筹款,志愿者们就开始帮患者撰写求助人的故事,筹款金额也由志愿者和患者家属之间“商量”着确定。

    通常来说,通过众筹筹款治病,一般是因为家庭条件困难,但是在水滴筹,病人的经济情况不在筹款顾问关心的范围。

    镜头下,面对病人家属对自己经济水平能否符合募捐资格,筹款顾问态度很随意:“有一套房可以发(筹款)”,“车子超过30万的,你就需要问一下什么时候买的”。

    对于筹款用途,水滴筹并没有做更多调查,也不强制要求公布,大量求助者提现成功后也不用证明资金去向。

    水滴筹的信任危机

    2018年7月,邓女士事件首次带出了对水滴筹的质疑。

    据报道,广西南宁的邓女士在水滴筹发起筹款,称女儿小黄由于病毒感染住进了ICU,却无钱治病,最后经过近万人捐款,共筹得25万多元。

    然而,事后网友爆料,邓女士家里并不缺钱,其在南宁武鸣开有多家粉店,开奥迪车,且名下有几套房产。

    对于网友的揭底,大病初愈的小黄在网上公开和网友展开骂战,言语粗俗不堪,她通过QQ空间骂道:“我妈能挣钱关你什么事?” 并称:“你给了多少钱,我还你,不缺你这个傻×的钱。”

    2019年5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为其在众筹平台“水滴筹”上发起筹款,金额为100万元。

    不过,吴家经济状况较好,在北京有两套房产、一辆车,却在众筹时还勾选了“贫困户”标签。

    距相声演员吴某众筹100万被质疑诈捐仅1个多月,杭州萧山一女子称父亲患有胃癌,众筹20万元。众筹页面上可以看到,女子自称无房产、无车、无医保、无商业重疾保险,家庭年收入为36000元。

    但之后有网友发现筹款人发微博晒照片,称老公给自己定了辆跑车。其母亲开50万元的车,穿上万元的貂皮。此外该女子微博日常,都是出国旅游、购物、晒包、晒车等炫富内容。

    接二连三的负面新闻已经使得“水滴筹”陷入信任风波,如果这些还能解释为少数投机分子的贪婪行为,那么“扫楼式”筹款无疑是将“诈捐”行为扩大化、普遍化。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6月份,水滴筹就有“招募1.6万志愿者地推”的传闻。目前,水滴筹在线下有300多个片区经理,管理的志愿者(筹款顾问)覆盖了中国400-500个城市。

    社会爱心还能消费多久?

    在爆出过这么多“有车有房号召募捐”事件后,水滴筹仍然放任自身监管漏洞扫楼式筹款。很多人表示,水滴筹的做法损害了大家善心。

    图源:央视网

    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这就是我越来越少捐款的原因”、“不要让别人的善良被过度消费”、“消费善良,以后会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筹不到钱”等。

    这种一次次消耗公众善意的行为,无异于自毁基石。就连水滴筹自己的“志愿者”都表示,最近筹到的款项越来越少了。

    12月2日晚间,水滴筹方面承认,线下人员违反服务规范的类似现象确有不同程度存在,已经全面暂停线下服务。同时表示,这类问题核心是公司的管理问题。

    此前,水滴筹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关于“线下筹款顾问”相关报道的说明,回应称,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

    针对报道中提到的财产信息审核、目标金额设置、款项使用监督等问题,水滴筹称,公司皆建立了相应的审核机制,确保财产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联合第三方机构验证,同时持续跟进款项的使用情况。

    图源:新浪微博

    其实,这种扫楼式的地推模式在“互联网+公益”的众筹平台中普遍存在,这里边水滴筹已经算是给得少的了,才150一单。

    据报道,悟空筹、360筹都是给500多一单的。今年10月有个细雨筹,甚至能给到800一单,不过很快发现,这平台卷着患者的钱跑路了。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表示,在监管真空的境况之下,水滴筹诈捐、审核不严等事件频频被曝光,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这集中反映了类似于水滴筹这样的平台商业盈利问题。

    张毅进一步称,因为在业绩面前,对于经营者来讲,他们可能会通过各种手段把业务做起来,势必需要一些手段去催生。因此,从本质上来讲,企业如果没把握好经营、发展和公益的问题,恐怕类似事件还会发生。

    近年来,水滴筹作为一种互联网生态下公益慈善事业的创新模式,的确有众多的家庭在困难的时候,通过平台获得了强有力的支援和帮助,平台也因此达到了“公益”的目的,激发了中国社会慈善意识的觉醒。

    水滴筹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已为大病患者筹到200多亿救命钱,共有超过2.5亿名爱心人士参与帮助,累计产生了6.5亿人次的爱心捐赠活动。

    不过,社会爱心从某种意义上是一种公共资源,真不希望“公地悲剧”在这个刚刚兴起的慈善领域上演。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