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期货频道 > 正文

浅喜静爱

2018-12-06 20:55:00

期货日报 

划重点写总结,2018年的台历,我翻到最后了。朋友阿紫大呼小叫,说道:“我就一个字——‘穷’啊!”奇怪,我居然静默地看着她,像是要听公众号里某个叙述口吻的夜读。如催眠似的标准心灵鸡汤,“时间快”会是永远的年终感慨。

浅喜和静爱像是大彻大悟,是文学家范仲淹在《岳阳楼记》里所写的那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我在上班的路上,经过几棵银杏树,满地黄叶纷飞,突然就忍不住蹲下了身,像上一年级的儿子那样,捡拾对比,还嘴角有自然露出的笑。不禁心中有了感恩,原来南方的深秋来得这么晚,想想朋友圈里晒的北方零下几十度,我却能享受到这份怡人的舒适温度,是浅喜,又有静静地去爱。

喜像是偷来的,爱又是知道当下甚好。于是这一年,我居然不懊恼、不后悔,也不因为时间的走过而想从头再来。我在春天里赏花、挖野菜包春卷吃;在夏天里玩漂流打水杖,带着孩子爬长城看故宫过暑假;在秋天里吃最肥的蟹,报名学自己想弹的尤克里里;在冬天里赖在母亲的灶头烤红薯,跑到外地拜访朋友和客户……时间是偷来的,我喜我爱,所以我在行动,从没把时间用“等”而溜走,不遗憾。

浅喜,是苏轼所写的“浓妆淡抹总相宜”,所以这一年,我是欢喜的。总觉得命运对我不薄,甚至有了几分宠幸。因为多看了书,所以爱好写作的我,并有了几篇文字感动过读者,看到他们找到共鸣后,私信说“很喜欢”,我就好开心。又因为我坚持每周去三五次健身房,再走到老朋友面前,个个都说我精神好,越活越年轻了,而重点是头疼和肩周炎的毛病,全没了。再发现自己会选择性去跟一些客户,或是有趣的人交朋友,而不是一味地“他人虐我千百遍,我待他人如初恋”。于是,我自己不再那么委屈,不焦头烂额地工作生活了,并能静静地面对,喜爱着这一年。

静爱,是庾澄庆所唱的《静静的》,“空气里躲着什么,有点浪漫的心动,我偷偷看你,你也偷偷看我”。这种感觉,不需要词语堆砌,却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但总是藏在身心最柔软的那一个角落。于是,足够了,会不图利贪财,只想努力拥有,静静去爱。这爱是美的感受,有滋有味地把日子过成诗,就算不去远方,也能爱得不忘初心。

浅喜静爱这一年,去拼去努力,从不等待也不怠慢当下。才不会在年尾时,大呼小叫地说一个“穷”字的总结。于是,我觉得这一年的时间,刚刚好,不是飞快到来不及眨眼,也不是慢到拖沓无意义。

真的,回忆里,我是浅喜静爱这一年的。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