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保险频道 > 正文

造物为荣

2018-11-09 11:10:30

中国保险报网 

□禾刀

虽然日本制造近年来遭遇了神户制钢造假等信誉危机,虽然在新的时代日本职人发展面临诸多挑战,但日本工匠仍有许多足可圈点之处:发展超过三代的日本中小企业比比皆是;相对于做大,不少日本人更在意深耕某一行,直到无与伦比独一无二。

作者:(日) 北康利

翻译:徐艺乙

出版:中信出版集团/楚尘文化

时间:2018年9月

定价:48元

作为一部打捞日本工匠精神的读物,《工匠之国——日本制造如何走向卓越》从日本职人(有专门手艺并以此为职业的人)历史发展、培养制度、文化信仰、技术传承等方面的深刻讲述,到12位现代“匠人”与12种古老而不朽的手工艺的详尽介绍,为读者呈现出一个严格与欢乐同在、传统与现代并存的职人世界。

造物为荣的历史基因

日本职人文化“保持着相对稳定的状态”的源头应自江户时代。江户时期的日本职人主要有三大特点。一是“宽永元年(1624),在德川政权日益巩固之际,为营造日光东照宫,集中了全国大量的职人”。权力顶层的需求往往伴随着严苛的质量惩戒机制,全世界的宫廷建设莫不如此,职人无不是提着脑袋使出吃奶的看家本领,精益求精;二是频繁的重建,刺激了社会对职人的旺盛需求。日本房屋普遍采用木质结构,防火能力差,加之日本位于地震多发带,所以受火灾和地震损毁等原因,重建对职人有着大量刚性需求,职人从中自然会得到大量锻炼机会;三是职人扎堆产生的聚合效应。当大量职人聚集在一起时,不管是否愿意,竞争必然逾趋激烈,倒逼职人技术不断进步乃顺理成章。

职人从事社会工作的门槛很高,所有职人必须从师傅那里取得“鉴札”,要求之高令人抓狂。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职人,常常先得师傅“面试”,然后经过长达数年的耳提面命和严格考核。正因如此,那些有意让孩子未来从事职人工作的家庭,往往在孩子9岁左右,便将他们送到了师傅门下,以便能够开始职人长达“数十年的扎实修行”。

正常逻辑下,职人技艺如此精湛,收入理当可观。事实上,除了“幕府御用的职人头领”外,一般职人家庭均较为清贫,因为幕府对职人设置了上中下等不同档次,且设定了每日收入上限。

职人之所以能够忍受物质上的低回报,主要是因精神层面得到权力的认可。“鉴札”就像是职人从事社会工作的一张极为特别的“驾驶证”。发放鉴札的要求越严,历经数度寒暑终于“出师”的职人便越有成就感,加之“幕府时代以来,(地方)曾经数度发出无鉴札者不得被雇佣的公告”,这既是对职人的严格要求,同时也寓意权力对职人社会地位的认可,自然会进一步推高职人的成就感。当精神激励远甚于物质激励,“造物为荣”自然尉成风气,至而化为社会惯性认知。

职人至上的上下同欲

在世界快速变平、商业气息无孔不入的今天,日本的职人精神发展体现了两个维度。一个是传统手工业界的职人精神依旧光彩照人,另一个是现代工业制造与职人文化融合后发生嬗变。

本书介绍了日本12种古老的手工艺,每个行业都具有不可比拟的特色,每种特色发展过程中也不是一成不变,传承过程中浸润了历代人的改造心血,所以这些手工艺历久弥新。

日本对传统手工艺和职人的鼓励主要依托“人间国宝”和“现代民匠”制度,前者倾向于对传统手工艺的保护与推广,一旦被认定,常常会得到政府一定资金援助,后者侧重于职人本体的精神表彰,从1967年至2006年40届“已经表彰了4538人”。

传统职人技艺采用家庭式传承。1873年,“开明教育家近藤真琴在他经营的私塾攻玉塾中尝试设立了手工科”,从而开启了社会化培养职人的大幕。

日本之所以如此推崇职人,很大程度上是对质量关注的折射。虽然日本职人精神可上溯至江户时代,但有段时间,日本制造里却难以寻觅职人精神痕迹。二战后,百废待兴的日本急欲振兴工业,无奈产品质量堪忧,一度成了劣质的代名词。令人费解的是,本书对此段历史并未认真挖掘,不知是否因为改变这一现状的不是日本人,而是著名的质量管理大师、来自美国的戴明博士。

就是这个被业界称之为美国“弃儿”的戴明博士,其推出的“质量管理十四法”,以及“戴明环”,为世界质量管理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更主要的是,他帮助日本产品质量打了翻身仗。1951年,日本创设了戴明质量奖。至今已有超过160个日本企业获得戴明运用奖,其中包括世界知名企业丰田公司等。在戴明的带动下,日本企业创造了全面质量控制(TQC)等为国外企业争相学习推广的质量管理新法,涌现了石川馨、田口玄一等一批享誉世界的著名质量管理专家。

戴明博士的成功,某种意义上正是日本上下同欲,共同致力于传统职人精神改造的结果。抑或说,戴明博士的成功,也是日本职人精神接受现代化改造的成功实践。

职人精神的中国镜鉴

日本人相信,“只有职人的技术才是国际竞争力的源泉”,所以他们“以‘造物国家’的复兴为目标”,加大了政府对职人的扶持力度。一方面他们“仿效德国‘我的明星’制度”,制定了涉及金属、机械、电子、建筑、造园、裁剪等多个方面的国家技能检查测定制度,让职人技艺标准显性化刚性化;另一方面大力开展评比“日本造物大奖”和“有活力的300家中小企业”活动,既“表彰那些对工作产生重大促进作用的团体或个人的发明”,也奖励那些“秉承了江户时代以来的‘造物’精神的传统企业”。

沐浴在这样浓厚的“造物为荣”文化气息中,日本逐渐形成了以敬业著称的“职人气质”。有调查表明“日本职员的努力是常人的一倍以上”,日本职员的敬业度在世界上也名列前茅。

审视日本的职人精神,自然会联想到我们正在大力弘扬的工匠精神。事实上,作为一衣带水的邻邦,中日历史上的匠人有不少相似之处。起初都是最好的工匠竭力为皇帝服务。所不同的是,中国历史上的这些匠人很少像日本江户时代那样聚集扎堆。另一方面,自江户以来,日本权力阶层始终大力推崇职人精神,而戴明博士先进质量理念的引入,更是实现了对日本传统职人文化的改造。

近年来,我国民间特别是农村匠人群体正遭遇急剧衰落局面。虽然国家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等角度加大了保护力度,但相较于日本,保护手段还显单调,力度也略显单薄。还有,虽然我们早就引进了包括戴明在内的许多优秀的管理体系,但匠人精神并不稳定,经不起考验。

华为的任正非不久前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曾说,“不搞金融、不炒房地产的华为能够以实业发展至今天地步,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一条路走到底的坚持,28年来‘对准一个城墙口持续冲锋’”。

始终如一,深耕不辍,坐得住冷板凳,这或正是我国当前最急需的工匠精神。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