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保险频道 > 正文

    生命絮语:真相难寻

    2019-09-11 08:35:44

    中国保险报网 

    □文/杜亮

    有这么一个古代哲学故事。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大意是,惠子讽刺了庄子本来“不知鱼之乐”,又“假装”“知鱼之乐”的逻辑悖论。“是啊,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呢?”惠子的这句话可谓戳中了庄子的软肋,让他一时下不来台。当然,现实生活中人们交往,一般并非游学论道,不必如此较真。

    但是,这起著名的“濠梁之辩”传达出的深意却需要人们的慎思谨记。那就是对于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们的了解以及了解程度在很多时候都是有限的,不要轻易下结论,做判断。不知道的事就不要说,不然很容易犯庄子的“鱼乐之谬”。

    前几天,去影院看热卖动漫电影《哪吒·魔童降世》。本来是带着从众心理去看的,看的过程中,还是被里面的人物还有精彩的情节设置与反转惊到了。最重要的是它颠覆了哪吒的人设,一个“我命由我不由天”“行大善而受委屈”的神勇而内心充满矛盾冲突的形象跃然眼前。这跟笔者从小到大印象里的“少年英雄小哪吒”或者是“混世小魔王”的正反面形象都是有很大出入的。导演正是在“少年小英雄”与“混世小魔王”之间找到了一个可以融合的点,创造出哪吒从“魔童”到“善童”合乎逻辑的崭新路径。

    好电影都是要讲述一个特牛的故事。《哪吒·魔童降世》做到了。其票房已经高居历史第二,仅次于《战狼2》。但是这种魔幻电影看过也就看过了,不必像庄子和惠子那样,非要辩哪吒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其实,他是好是坏,完全取决于导演、作家甚至普通大众内心的选择。这和庄子“知鱼乐”还不一样。

    不过,现实中,真相只有一个。我们要了解一些事实真相,除了自身亲历,提高判断力,还需多读一些“亲历式”著作,比如闾丘露薇的《利比亚战地日记》。闾丘露薇是凤凰卫视的著名记者,这本书就相当于她随手记录的厚厚一本“记者手记”。由于是亲历战场,别无分号,所以她的亲历就显得弥足珍贵。

    利比亚战事早已结束,独裁者卡扎菲早已被打死。我们当时能了解真相的传播工具主要是靠电视,但电视所能表达的东西是支离破碎、不大连贯的,综合起来当时能够得到的印象只是,“卡扎菲政权在西方世界武力干预下倒台了,卡扎菲被反政府武装分子打死了”“卡扎菲是一个恶贯满盈的独裁者”。这些结论方向不错,但真相远不止于此。

    在这本《利比亚战地日记》里,作者描述了在卡扎菲尚未倒台前,由反对派武装控制的班加西破烂的城市面貌,描述和分析了它的市容建设不如的黎波里的原因,描述了反对派精英中的富裕人群,揭示了他们之所以提着脑袋闹革命的初因。

    “我们每天有160万桶石油出口,我们只有600多万人口,卡扎菲只要拿出来一点点给我们,我们的生活就能好很多。”东部普通民众谈及卡扎菲时充满怨言。

    作者进一步指出富人也有深刻的抱怨,“班加西的这些富人,他们的财富积累和利比亚其他地方的富人们一样,不少是因为他们和政府的密切关系。但是在这次变革当中,他们还是选择站到了反对派这一边。这样的选择只能够说明一点:在利比亚即便拥有财富和权力,也并不以为这就拥有安全感。在缺乏基本权利的地方,他们所拥有的这一切,很可能在一瞬间被剥夺。”

    “这一次,他们也在保护自己的权利和自由,为了在未来有更加富足的生活。”

    寥寥数笔,揭示出了卡扎菲政权不得民心的真正原因,这是一般的国际报道里读不到的词句,更胜过千篇一律的宣传万倍。

    惠子与庄子的“鱼乐之辩”、哪吒到底是正派还是反派、卡扎菲几十年统治究竟是得民心还是逆民心,这些看似不相关的事件和问题,或真或假,始终萦绕于读者内心。唯有穷极贯通,方能求得真相。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