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保险频道 > 正文

    慢读车险改革②:三思半年150亿承保利润 谁在薅谁的羊毛?

    2020-07-31 09:45:20

    车险改革靴子落地,影响悄然袭来。

    改革势在必行,影响亦让业界议论频频。改革总体利好保险消费者,但对保险公司而言,面临着赔付率的升高、倒逼整个车险行业费用率下降等影响。

    于市场的各类主体而言,改革后所面临的压力陡增,思变则成为行业突围的关键词之一。在《慢读车险改革》系列即是探讨险企如何在压力下突围的探索之路。

    这一次,车险综合改革带着行业的各方期待而来。

    一曲车险半年承保利润150亿的消息,还是引起了行业诸多关注。喜悦与忧虑的背后,更多是对承保盈利真实性的讨论和对车险未来发展的焦虑。中国车险市场是时候,走向真正的市场竞争了。

    这亦是一篇对当前车险的“三思”。

    1

    -Insurance Today-

    思虑:保费增速越低,利润越高?

    先看一组流传江湖的数据:

    今年上半年产险公司承保利润52.76亿元,同比增加9.40亿元,增长21.68%,承保利润率0.89%。

    其中,车险承保利润150.42亿元,增加120.99亿元,增长411.22%,承保利润率3.84%。2019年同期车险承保利润29.42亿元,而2018年大部分车险经营主体承保利润是亏损的。

    再看一张上半年车险保费增速表:

     图片0

    一边是激增的承保利润,一面是大幅下滑、甚至是负增长的车险保费,相对于之前快速增加的保费与承保亏损恰反其道而行之。

    表面看利润暴增的原因是:疫情导致的车险赔付率下降和名义综合费用率相对稳定。即综合费用率整体保持恒定,那么承保利润率的大幅增加必然是由综合赔付率的大幅下降所致。

    这也就意味着,上半年综合赔付率大幅下降是由内外部两种因素互为抵消的结果,但传统的内部拉升赔付因子难抵突发的外部降低赔付因素影响。

    换言之,疫情期间出行率大幅下降是车险赔付率下降实现承保利润的主要原因。根据《今日保》的了解,某头部财险公司疫情期间车险赔付率较2019年同期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

    这是否明白了,今年车险承保利润激增的表面原因。受疫情影响,出行下降导致的综合赔付率下降幅度过大,加之车险名义综合费用率相对稳定(受监管阈值监控)的前提下,承保利润率大幅提升、承保利润的暴增,也就顺理成章了。

    2

    -Insurance Today-

    思辨:保费增速回归,手续费再抬头?

    可以看出,伴随保费增速的回归,车险承保利润日渐下滑。

    前3个月,车险保费1939亿元,承保利润95亿元,3月份是上半年车险保费负增长的最后一个月。

    再看6月份,车险保费经过持续正增长达到4082亿元,承保利润150亿元,即二季度车险承保利润55亿元。第二季度车险保费规模比第一季度高出约100亿元。

    如果看前4个月118亿元及前6个月150亿元的承保利润,可知5、6月车险合计1300多亿元的保费仅创造承保利润32亿元。此前月均承保利润约30亿元。

    这是否也解释了,7月份银保监发《关于规范车险市场秩序有关意见的通知》的初衷。何以出台这一通知:

    今年以来车险综合成本率明显下降,但违规支付手续费、费用不入账、数据不真实等现象近期却明显增多,扰乱了市场秩序。

    对此,上述通知从五个方面提出了规范车险秩序的意见:

    ①险企调整优化考核指标

    ②切实加强手续费管理

    ③强化准备金管理

    ④提升车险服务水平

    ⑤持续保持监管高压态势

    随后有监管声音传出,各财险公司要及时优化调整考核指标,防止脱离市场实际盲目追求保费增速和市场份额,从源头遏制基层机构的违法违规冲动和压力。

    3

    -Insurance Today-

    思变:再看激增利润,是谁在薅羊毛?

    坊间对盈利暴增背后的质疑,再次引起业界对被寄以厚望的车险综合改革的期待。

    诚然,赔付率的下降,尽管可能存在人为调整因素,但在疫情这个最大的“黑天鹅”影响下,所占权重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赔付率的大幅下降,盈利大幅增加本无可厚非,而这一现象仍引起坊间对盈利暴增的热议。究其根本症结,则是广大身处一线的产险业界同仁对相对稳定的车险综合费用率真实性的质疑。

    受疫情影响,新车增量业务大幅下滑、存量业务收缩。在固定费用相对不变的前提下,抛开1-2月份不提,仅仅疫情大幅缓解的3-4月份,众多险企为了弥补前期负增态势,均加大了实际手续费的投放水平。至于5-6月份的费用投放水平,可想而知,也就有了上述通知。

    《今日保》在某保费大省调研了解到,早在4月份家用车旧车市场手续费的实际投放水平在双35%左右,个别的小公司甚至可以达到双55%。事实上,这仅仅是旧车,新车市场手续费实际投放水平更高。

    有的地区和公司再一次出现了高达百分之六十甚至更高的手续费,且其中不乏大公司的身影。

    如此天文数字般的手续费若还能让保险公司盈利的话,那只能说明我们的消费者实在是太可怜了。就此推论:如果保险公司产品定价时就允许支付如此高额的手续费,那就是保险公司在薅消费者的羊毛,严重伤害消费者的利益;如果保险公司产品定价不支持如此高额手续费,那么就是有人在薅保险公司的羊毛。

    如此高的实际手续费投放水平,受监管部门对车险综合费用率的阈值监控,车险的综合费用率却徘徊在相对稳定的40%左右。显然,这是一个明显被低估的数字。因此,这也就导致了产险公司内部车险费用分摊到农险、非车险、费用延迟报账的乱象。

    某新上任的大型险企三级机构负责人向《今日保》透露:刚刚上任这家车险年保费4个亿的中支,就接下了“欠费”2000多万的包袱。

    回到问题的最后:诚然,受疫情导致赔付率大幅下降的利好因素影响,车险盈利水平大幅增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150亿的承保利润,还是颇为震撼。在对承保盈利水分和成色质疑的背后,更是暗含了广大产险从业者对车险综合化改革的期待。

    后记

    保险业剧烈变革的十字路口,车险亦走到了十字路口。

    如何才能真正让利车险消费者、保障车险消费者权益,同时规范和促进行业的发展?

    思辨是为了更好的思变,改革中的转型是为了行业更好的前行,是为后记。

    来源:今日保 

    
    热搜车险改革

    责任编辑:魏巍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