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超级有钱的蔚来和小鹏 打了一个超级穷的赌

2018-08-10 09:12:26

亿欧 肥肥白de老杨

李斌和何小鹏打了一个赌——

到年底前,蔚来能不能做到交付一万台。蔚来赢了,何小鹏要买一辆ES8;蔚来输了,李斌则要买一辆G3。

李大爷当然认为自己妥妥的,甚至不用到12月31日就能完成。这一万台创始人版ES8,原定于国庆之前交付,而按照李斌近日的公开说法,整体来讲延迟交车一个月,但影响不大。

何大爷则在7月底的一条朋友圈里表明过立场——“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0000台。”事实上,正是这句话引发了李斌的“一万台”战帖。

而今天早上,何小鹏在朋友圈正式接受了赌约,说了一些“李斌是我挺佩服的兄弟”云云的商业吹捧,重点落在最后加的一个括号上,“我觉得我肯定会赢,嘿嘿,谢谢李斌的礼物。”

这场看起来略略“无事生非”的塑料友谊,给沉闷的车圈吹进一股舒经活络的凉风。

仔细想想,它的新闻价值不会超过“杨幂和Angelababy夜会郭敬明”的八卦,覆盖两大流量四条长腿,却怎么都擦不出任何实际的桃色火花——然而拦不住就是能霸屏上热搜啊。

看热闹总嫌事小的老杨,一眼觉得这场赌约有两个怪别扭的地方。

一是超级穷。

整个赌资,一辆蔚来ES8(44.80万~54.80万元),加上一辆小鹏G3(预售价20万~28万元),总价值83万元还有找零,如果在上海购买还要扣掉地补和绿牌啊。

好歹都是如今造车新势力的头部种子,竟然采用中产阶级能合理想象的写实主义金额,好像两个圣斗士要用“咚啪斯基”决战奥林匹克,你的庐山升龙霸呢紫龙?

该说是萌还是幼稚?看看隔壁的董阿姨,2013年的时候,和雷军一撒嘴就是,一块钱不要提,“要赌就赌10个亿”——就看死你小米超不过我格力。

毕竟那一年,格力销售额1200亿元,小米316亿。到今年,吴晓波又问她这个赌局,她说这个决策她不可能做错,“我预备了50个亿投进去,我企业一样不影响健康发展,那有什么不能去赌呢。”

钱,是一种底气。

而李大爷和何大爷,无论对自己的说法多笃定,肯定都还欠点儿。

二是超级弱。

相比赌资更相形见拙的是,打赌的内容——1万台。

这个数字摆在传统车企面前,就像一块钱之于董阿姨:你在逗我咯?毕竟90多年前,福特就能每24秒生产一辆T型车。产能全开三天能撸掉的事情,竟然还要云约赌?目测汪云青老丝要笑尿了。

而另一边厢,小鹏明显是不会到一万台的。按照他的计划,今年广州车展前将正式上市G3,年底前开始批量交付,首批差不多是6000台的量。

然而,就是这样的两家人,却是目前新势力的头部标的。

蔚来在去年的D轮之后,累计融资超过22亿美元,估值上升到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28亿软妹币);

而小鹏于近日宣布完成签约总额4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100亿元,目前估值达到近250亿元软妹币。

这自然有不正常的地方。

老杨给你举个例子,2014年滴滴估值约35亿刀(折合软妹币是239亿,和小鹏差不多了)。而当时,滴滴的业务已经覆盖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6个大型城市,日订单突破15万单,在某些地区称之为小霸王不为过。

但蔚来和小鹏显然在业绩上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

你也许会说,现在的资本太疯狂了。然而资本一直是疯狂的,那种疯狂比起非理性更倾向于理性的。这让我想起近20年前的瀛海威,《大败局》中如此总结它和资本之间的关系:那些为他们的网站投下“种子资金”的风险投资商购买的“预期”并不是这个网站的明天,而是现实的纳斯达克市场上的中国概念的冷热。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哪一家风险投资商会把手中的中国网络股权持有到这家网络公司赚钱为止——除非他找不到出手的下家。

你把上面这段,替换前阵子的共享单车是成立的;替换成现在的造车新势力,也是成立的。两者之间最清醒的关系是,在成功之前持续保持值得被利用的魅力,这也是诸如小鹏和蔚来相比那些勤勤恳恳生产输出的企业更容易吸引资本的原因。

资本的庇护并不意味着他们将一路成功。事实上从年初薛定谔的交车,到年中塔西陀的交车,蔚来不能更水逆。

它们仍旧需要自己去校验新势力“失败”的正确姿势:正在经历失败的新企业,“失败”并不是全部的结局,只是它尚未经受考验。

而判断这家新企业是否将走向稳定和成熟,也是从它如何面对失败中看出。比方说,蔚来7月份延迟交付的,8月0点开始就给预订用户赔积分,直到车交给你为止。这是这家新势力的创新。

回头再看这个无关痛痒的赌约,最大的实惠在于,用83万为两家企业做了一票声势浩大的CP营销。小鹏的官方微博还说,如果赢了,现在转发的人可以来抽奖,奖品就是赌注的车。

要我说,也是挺有原创精神的。

热搜蔚来和 杨幂 Angelababy

责任编辑:司倩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