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理财频道 > 正文

    音乐版权费分羹 有人吃“大餐”有人食不果腹

    2019-11-06 10:26:51

    北京商报 

    随着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的侵权官司细节于11月4日晚间被曝光,在引起各方关注的同时,周杰伦音乐作品授权费在三年间实现翻倍的数字,更让人们直观感受到各大平台对于头部音乐人的高度青睐。正当人们纷纷惊叹于周杰伦音乐授权费用达上千万元时,在音乐圈内还有大量音乐人仍处于食不果腹的状态,甚至无法通过音乐获得一分钱的收入。尽管这一情况与音乐人自身的作品质量、用户接受度、作品宣传力等相关因素有关,但音乐版权市场的乱象无疑难辞其咎。

    侵权案牵出高版权费

    11月4日晚间,一则关于腾讯音乐起诉网易云音乐的消息瞬间夺走人们的注意力,而该案件的起因还需回到2018年3月。当时网易云音乐在周杰伦音乐授权期限届满时,制作了一张包含200首歌曲的《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并以付费售卖的形式提供给用户,这令授权方腾讯音乐认为是公然实施侵权行为。对此,法院一审判决,网易云音乐与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广州网易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三被告存在共同侵权的故意,赔偿腾讯音乐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然而,该案一审判决结果并不是人们关注的唯一重点,一系列关于周杰伦授权费的细节,尤其是三年翻倍的数字,引起外界更大的波澜。

    据民事判决书显示,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第一次授权合作为2015年4月1日-2016年3月31日,授权费用为870万元,随后在2016年4月1日-2017年3月31日的第二次授权期间,授权费用则为864.29万元,而在2017年4月1日-2018年3月31日,授权费用则出现大幅增长,达到1818.41万元。且根据上述的授权费用和期间进行计算,这三次授权每天的许可费分别为23835.62元/天、23679.24元/天、49819.56元/天。

    全年上千万、平均单日也可达数万元的授权费,让外界亲眼见证了音乐人强大的吸金力。但在星光的阴影处,还有大量音乐人正在为维持正常生活而苦恼,产生了“极与极”的反差。

    “我现在不敢也不能只靠音乐养活自己。”在大学期间便明确目标要成为一名音乐人的赵明,在毕业之初将所有精力和热情均投入到音乐创作中,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吃穿住行任何一项都需要钱,但将所有精力和时间投入到音乐创作后,却无法获得收入,因此我必须找一份其他的工作,即使是现在,我也必须在白天兼职,利用晚上或其他时间再创作音乐。”

    赵明的生存现状在普通音乐人中并不是个例。据《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该报告通过以普通音乐人为主要对象进行调查,包括曲作、唱作人、歌手、编曲制作人、录音师等从业者,发现约29%的音乐人未能从音乐获得一分收入,除此以外,有近七成的音乐人从事兼职工作,否则便无法负担起日常生活。与此同时,在音乐人的收益来源调查一项中,认为版税收益是主要音乐收益来源的仅占比5.91%。

    “拿来主义”盛行

    音乐人的生存现状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近年来音乐行业内的内容公司、音乐平台也均为扶持音乐人而进一步开放平台、发布音乐扶持计划,版权环境也在不断优化。在该背景下,难道音乐人的生存现状一直未能改变吗?从调查数字来看,其实是有所改善的。

    《音乐人生存现状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研究报告》指出,近五年来,中国音乐人收益普遍上涨,且根据入行超过五年的音乐人的调查数据显示,其中有71.43%的音乐人收入有所提高,且42.86%的音乐人实现收入增长超过20%。

    但在部分普通音乐人看来,收入增长的幅度仍相对有限,同时若想依靠音乐创作来维持生活仍难度较大。赵明表示,“这当然首先与作品质量的高低有关,毕竟只有优质作品才能创造出更大的市场价值。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很多普通音乐人所面临的问题之一便是如何才能让人们听到我们,且只有首先满足听到的条件,后续才能知道是否能获得用户的认可,最终获得收益。而过去用户听不到是因为没有更多渠道让我们展现自己的作品,现在则是渠道不断增加,平台也更加开放,使得更多纷繁的信息相继涌入,如何才能从大量信息中被用户选中点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乐评人王乐认为,这其实也反映出普通音乐人尤其是独立音乐人在发展过程中的劣势与需求,缺少宣传经验,也没有足够的精力、时间与人手去制定、实施宣传策略,以至于无法让作品以更好的形式有效地传递到人们面前。除此以外,由于部分音乐人依靠兼职来获得日常生活的收入来源,难免也会对音乐创作带来影响,作品的产出或是演出效率也会有所减少或降低,导致自身成长速度相对较慢。

    在音乐人自身原因导致收入较低的同时,版权市场也仍存在一定问题阻碍音乐人的发展。某音乐经纪人刘先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音乐版权领域受到较大争议的是透明度相对较低,音乐人无法得知相关作品的具体数据情况,从而也会导致回报小或是收益分配标准不明的情况出现,使得音乐人的权益受到损害。

    此外,盗版侵权问题也是尚未彻底解决的问题,尽管整体市场正逐步向正版化发展,但音乐作品的授权合作方式较为多样,如音乐平台、KTV、商场或是作为游戏背景音乐等,授权合作方式均有所差异,可部分音乐使用方并未对此有所重视,或授权不规范或采取直接使用的方式,包括部分综艺节目翻唱歌曲被指未获授权,部分实体品牌店播放背景音乐采取“拿来主义”,均影响到音乐人应获得的版权收入。

    优质作品是稀缺资源

    尽管大量音乐人的发展现状仍面临着阻碍,但仍有不少怀着梦想的年轻人向音乐这条路走来,称自己为“一个热爱音乐的青年”的方家豪便是其中之一。

    去年9月,在和家人经过几轮并不顺利的沟通后,方家豪背着吉他只身来到了迷笛音乐学院,成为音乐北漂中的一员。入学时,母亲曾给方家豪打过5000块钱,靠着这笔生活费,他熬过了7个多月。

    尽管从目前来看,方家豪的音乐梦想还面临着学费、竞争演出机会等难关需要一一闯过,但较为理想化的方家豪仍对音乐持有高度的热情,组乐队,做原创音乐,上音乐节,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成名当然最好,这样就能做全国甚至世界巡演”,而30岁则会是他音乐生涯中的一个转折期,“如果30岁还不行,会考虑退居二线,但是我还会和音乐死磕到底。”

    据小鹿角智库发布的《华语乐坛音乐人需求调查报告》显示,现阶段中国音乐人群体年轻化的趋势明显,包括该报告受访者中“00后”、“90后”、“95后”的群体数量已经超过了整体的70%。

    王乐表示,与过去相比,现在音乐人的发展环境确实已有所提升,国内几大音乐平台以及音乐公司,再加上短视频等领域,均已投入大量的资金让音乐人有希望获得更大的舞台,且音乐人也能通过注册自主上传作品,凭借点击量或下载量逐步累积自身的知名度以在未来获得收入。虽然对于大量音乐人而言,若要凭借自己的力量脱颖而出,概率相对较低,但市场永远不会拒绝优质的作品,这既是市场的稀缺资源,也是音乐人打开未来大门的钥匙。

    
    
    热搜大餐 音乐版权 音乐创作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