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观点频道 > 正文

    贾康:如何看待中国经济的韧性及进一步挖掘潜力?

    2019-05-16 11:40:57

    金融界网站 贾康

      作者: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任院长 贾康   

    近期,4月份中国经济数据陆续披露。如何看待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的表现,全年经济的表现可能是怎样的?如果看待中国经济的韧性,韧性主要在哪里?目前看,需要进行哪些改革进一步挖掘经济的潜力?

    新京报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在贾康看来,中国的城镇化和工业化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两者纵深发展相辅相成会弥合中国的二元经济,进一步释放中国经济成长性的潜力,从而充分体现中国经济强大的韧性。

    同时贾康建议,要进一步继续深化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政府部门按照大部制和扁平化的方向实质性地推进改革,户籍方面要大力推进改革,人口政策须及时再放宽。通过这几个方面的改革与政策优化,挖掘中国经济的潜力。

    新京报:如何看待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的表现,对全年经济的预判是怎样的?

    贾康: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表现好于预期——去年四季度经济增速继续下行到6.4%,全年经济增速报出6.6%,相对于前面12个季度6.7%到6.9%的幅度,经济增速是向下回落的。一般预计今年一季度经济增速会继续下行。但是,不久前公布的今年一季度增速和去年四季度增速持平。这是因为虽然中国经济有下行压力,但是在前一段时期,外部环境的某些积极消息引导了预期,加上国内一些重要政策的调整,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发挥作用,使得一季度表现超预期。

    再往后看,全年的不确定因素仍然会明显存在,三四季度估计还可能会受到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但总体来说,即使按照最坏的情况来设想,今年中国经济仍然在大概率上可实现6%以上的经济增速。这是因为,近几年净出口对中国GDP的贡献已经降到相当低的水平。如果经济增速在6%到6.5%的目标值,出口在GDP中的影响不会超过0.4个百分点。如果后续经济运行中下行压力比较明显的话,我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工具箱中的备用工具是充足的,今年GDP实现6%以上的增速仍是大概率事件。

    新京报:外部环境不明朗,这会对中国经济究竟带来多大的影响?在目前内外部环境下,宏观经济政策是否会调整?

    贾康:外部的影响和不确定性是我们不可选择的,但可控的是中国自己的选择。中国自己要在注重扩大内需的同时,特别要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啃硬骨头,攻艰克难,坚定不移地扩大开放,学会在全球合作竞争中进一步提升核心竞争力,这是我们必须抓住的真问题,也是中国必须把握好的确定性之所在。

    至于宏观经济政策和宏观调控,讲究相机抉择,需要会随着情况的变化,随时动用政策工具箱的中可用的工具。财税政策方面一定会按照扩大内需的方向发力提效,促进改革,优化结构。

    新京报:如果看待中国经济的韧性,韧性主要在哪里?

    贾康:可以从两个维度来理解中国经济的韧性。

    从客观视角来看,中国经济并非一般的经济体可以比拟,这一特大经济体的人口、国土幅员、资源等基本指标放在一起,别的经济体难以同日而语。经济体的这些客观指标决定了中国的国内市场的潜力、经济发展的韧性以及相关的回旋余地等方面,要比其他经济体明显大很多。

    第二个视角看,中国经济的成长性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上?中国从过去的“一穷二白”到努力发展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伴随着改革开放,在经济起飞中中国经济总量迅速提升,居民的收入也显著增加。在学术界,经济发展水平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工业化程度、城镇化程度,根据国际经验这两个指标也是互相联系的。现在学术界有观点认为,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工业化程度已经到了后期,我不同意这一说法。从中国总体的格局看,沿海一些地区的工业化程度已经到了中后期,但中部区域显然并不是这样,而在西部地区很多的地方更只是处于工业化的初期阶段。综合中国总体的情况,中国的工业化处于中期向中后期转化的阶段,未来工业化进展纵深和空间还非常巨大。

    要注意城镇化和工业化有着内在的联系,目前中国真实城镇化的程度也表明,中国工业化还有巨大的空间。当工业化到了后期,城镇化水平应该处于70%左右的水平。那么,目前中国的城镇化水平处于怎样的阶段?中国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虽以高于59%,但这几年有关部门也特别注意到,中国实实在在的城镇化率必须是一个没有“欠账”的城镇化率,即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而在目前,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只有43%左右。为何会有数据的差距?这是因为,这些年有3亿多人从农村到城镇,成为城镇的常住人口,但其中绝大多数人(至少有2亿多人)并没有拿到户籍,基本公共服务的市民化待遇并没有落实到这些人身上。为什么不能落实?这是因为城镇化进程中的公共设施、软硬件等还没有到位。可以说,弥补这个“欠账”势在必行,而支撑整个弥补过程的条件建设必然是工业化的充分发展才能提供的。

    总之,综合两个指标,中国真实的城镇化水平目前应该在50%上下,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城镇化还有20个点的高速发展空间。未来几十年里,还有差不多4亿人要从农村到城市、成为市民,一轮一轮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升级换代、一轮一轮的产业互动、一轮一轮的人力资本培育,这一过程会不断地释放需求。因此,可以说,城镇化和工业化的纵深发展相辅相成,两者的发展会弥合中国的二元经济,进一步释放中国经济成长性的潜力,而充分体现中国经济强大的韧性。

    新京报:目前看,需要进行哪些改革进一步挖掘经济的潜力?

    贾康:有几方面的改革是重头戏。第一,要进一步继续深化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打造现代市场经济体系。混改的方向是摆脱所谓“国进民退”、“民进国退”的纠结,就是要把现代企业制度的包容性空间打开,不要太计较各类企业持股比重一时的高低,因为持股的比例会发生变化。总的方向是,充分的混起来。此外,一些大型国企存在过度垄断的问题,这也可以通过混改去克服。总的来说,要让国企民企这些市场主体真正活起来,真正释放出共荣共赢的潜力。

    第二,政府部门按照大部制、扁平化的方向实质性地推进改革。现在企业感受的负担沉重,很容易一下子都说到税的概念上,实际上很多是税外的负担,比如在中国,企业要面对几百种的行政性收费,这是非常独特的。那怎么改?政府部门就要精简架构,减少部门,减少局委办,“拆香火”来治本。另外就是要“扁平化”,比如实行省直管县,减少层级,精简机构,减少审批权。

    第三,户籍方面要大力推进改革,人口政策需积极优化调整。要让劳动力充分实现流动、让更多的农民进城,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破解城乡二元结构。近期出台的户籍政策看,除了不具备条件的特大城市之外,一般的城市要按照放松户籍管制的方向推出改革措施,这是非常正确的方向。另外,人口政策要积极调整放开,进一步放宽计划生育政策,原来说要放开二孩,现在应该取消生育限制。

      本文由平台/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
    邮箱地址:mingjia@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热搜中国经济

    责任编辑:鲍方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不允许出事"!时隔4天 金融委、央行再喊话稳汇率

    05-23 18:18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不会靠炒房拉动经济

    05-24 04:37

    史上最硬核技术?制造出“水氢发动机”的企业:负责人名下48家公司

    05-24 07:42

    佛山被住建部点名预警后:外来房企跑步入场

    05-24 00:27

    “山东首富”、“铝业大王” 魏桥集团张士平辞世

    05-24 07:31

    芯片股带动美股全线收跌 国际油价大跌逾5%

    05-24 05:31

    任泽平评十大最具潜力城市:成都新一线城市龙头?

    05-24 08:15

    今年全国大豆意向种植面积增长16.4% 仍有90%需进口

    05-24 07:42

    房价继续上涨?权威报告预计首套房贷利率或大幅下降

    05-23 19:52

    意想不到!全球央行黄金储备一季度大增68%!

    05-23 18:26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