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观点频道 > 正文

    任正非: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

    2019-09-10 09:14:32

    金融界网站 朱邦凌

      作者:财经专栏作家,资深财经评论人 朱邦凌   

    2019年9月6日,华为心声社区披露了华为创始人、董事兼CEO任正非接受BBC“故事工场”纪录片制作人Nicola Eliot专访时的对话内容。他在聊到自己艰辛创业时首次谈到,2000年,我没有自己的房子住,当时租了一个三十多平方米的房子生活。想象一下,十几年前我还没有房子住,福布斯还说我是大富翁,不能理解。

    任正非表示,我父母亲都没有得到很好照顾,父亲在街上买了过期饮料喝,导致拉肚子而去世。福布斯说我很有钱,母亲问钱从哪儿来的,她很担忧,在菜市场往家走的时候被汽车撞死了。处在那种历史阶段,我们把所有原始积累都投入到未来的发展中,从这点来说和别的公司不一样,别的公司赚了钱就去消费了或投资其他领域了。

    任正非对自己的父母确实很少提及。任正非父亲任摩逊,尽职尽责一生,可以说是一个乡村教育家。妈妈程远昭,是一个陪伴父亲在贫困山区与穷孩子厮混了一生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园丁。父亲穿着土改工作队的棉衣,随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同进入贵州少数民族山区去筹建一所民族中学。一头扎进去就是几十年,他培养的学生不少成为高级干部,而父亲还是那么位卑言微。

    任正非在《我的父亲母亲》自述,我们兄妹七个,加上父母共九人。全靠父母微薄的工资来生活,毫无其他来源。本来生活就十分困难,儿女一天天在长大,衣服一天天在变短,而且都要读书,开支很大,每个学期每人交2-3元的学费,到交费时,妈妈每次都发愁。与勉强可以用工资来解决基本生活的家庭相比,我家的困难就更大。我经常看到妈妈月底就到处向人借3-5元钱度饥荒,而且常常走了几家都未必借到。

    直到高中毕业我没有穿过衬衣。有同学看到很热的天,我穿着厚厚的外衣,说让我向妈妈要一件衬衣,我不敢,因为我知道做不到。我上大学时妈妈一次送我两件衬衣,我真想哭,因为,我有了,弟妹们就会更难了。我家当时是2-3人合用一条被盖,而且破旧的被单下面铺的是稻草。

    任正非自述,高三快高考时,我有时在家复习功课,实在饿得受不了了,用米糠和菜合一下,烙着吃,被父亲碰上几次,他心疼了。其实那时我家穷得连一个可上锁的柜子都没有,粮食是用瓦缸装着,我也不敢去随便抓一把。

    高考前三个月,妈妈经常在早上塞给我一个小小的玉米饼,要我安心复习功课,我能考上大学,小玉米饼功劳巨大。如果不是这样,也许我就进不了华为这样的公司,社会上多了一名养猪能手,或街边多了一名能工巧匠而已。这个小小的玉米饼,是从父母与弟妹的口中抠出来的,我无以报答他们。

    “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背负着这种重托,我在当时的环境下,将樊映川的高等数学习题集从头到尾做了两遍,学习了逻辑、哲学。还自学了三门外语,当时已到可以阅读大学课本的程度,终因我不是语言天才,加之在军队服务时用不上,20多年荒废,完全忘光了。

    任正非自述,我当年穿走父亲的皮鞋,没念及父亲那时是做苦工的,泥里水里,冰冷潮湿,他更需要鞋子。现在回忆起来,感觉自己太自私了。回顾我自己已走过的历史,唯一有愧的是对不起父母,没条件时没有照顾他们,有条件时也没有照顾他们。爸爸,妈妈,千声万声呼唤你们,千声万声唤不回。

    7月9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华为创始人任正非6月18日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实录。记者提问:请您聊一聊您的童年时期,特别是贵州的经历,现在华为是一家非常漂亮的现代化公司,想知道您过去是怎么样的?任正非表示,从小学到初中二年级,我在贵州镇宁县成长,那是一个少数民族聚集的小镇。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在今天是很重要的旅游风景,非常吸引游客,但是我们当年在那里的生存状况是很贫困的。但是我们小时候生活得很快乐,因为我们不知道法国的面包好吃。我小时候没有离开过那个小镇,就在直径15公里左右的区域长大的,没有比较,不知何为幸福,所以我们感到很幸福。

    后来我的父亲调到都匀,是一个少数民族区的中心小城。我从初三到高三在那里生活。在我那时候的眼里,都匀是一个很现代化的城市,因为它有两层楼高的楼房。当时大姐姐们带我们去逛小百货公司,我们看见有两层楼,认为很了不起。大姐姐比我们懂得多,就笑话我没有眼光,怎么会认为都匀是大城市?它只是比小镇大一点。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就离开了贵州,从此没有在贵州工作和生活过。

    BBC“故事工场”纪录片制作人Nicola Eliot继续提问:您刚才提到在创立华为时的资本问题,如果创业失败,就没有任何资本,只能从零开始。当时用了多少钱创立华为?任正非:华为创业注册资本是21000元人民币,当时我们家的转业费只有3000多元人民币,所以我找了几个人集资。后来公司发展到小有规模时,他们要退股,要分公司很多钱,他们通过法律诉讼手段获得很大赔偿。他们都退出去了,公司就变成我一个人的公司,我就开始把股份逐步分给员工了。当时退股的法庭判决都在公司有记录存档,你们可以去看看这些记录。这里没有国家一分钱,就是几个人凑的钱,我自己不可能有21000元这么多钱来创业。

    之前,任正非也讲过华为创业过程。据任正非自称,在南油集团做生意,我被人坑了,导致公司200多万货款收不回来。那时,内地城市月工资平均不到100元。在这种情况下,大国企的铁饭碗丢了。接着,我的家庭和事业都出了状况。夫人转业后进入南油集团领导层,而我在南油下属企业时由于连续亏损没有多少油水,再加上父母与弟妹同住产生的生活压力,最终导致这个家解体了。

    有媒体这样描写那时的任正非:44岁时,任正非被南油集团除名,背负200万债务,老婆离婚,一人带着老爹老娘弟弟妹妹在深圳住棚屋,创立了华为。没有资本、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技术、没有市场经验,却成功逆袭,用27年把华为带到通讯行业世界第一的位置。“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我就跳楼”,这是任正非在华为创业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

    2002年全球IT泡沫破灭,华为公司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公司内外矛盾交集濒于破产。任正非曾回忆,在那半年时间里经常从噩梦中醒来哭泣。“如果不是公司的骨干们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从那以后,华为人内心扎下了很深的忧患意识,坚信唯有奋斗者才能得到最后胜利。任正非在多年前曾经说过:华为没有成功,只是在成长。30年的成长,或许在外人看来,华为已经非常成功,但任正非一直保持清醒的头脑,丝毫没有骄傲自满的态度。

      本文转载自“朱邦凌”,本文由平台/作者授权金融界网站发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果您有干货观点或文章,愿意为广大投资者提供最权威最专业的参考意见。无论您是权威专家、财经评论家还是智库机构,我们都欢迎您积极踊跃投稿,入驻金融界网站名家专栏。
    邮箱地址:mingjia@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7。期待您的加入!

    
    
    热搜华为 任正非

    责任编辑:曹静

    不可不看

    

    精彩推荐

    曹德旺:宁可把美国的厂子关掉也不接受工会制度

    09-16 07:47

    全员卖房!有人降价促成交、有人因此丢工作 还有人开始讨薪了

    09-16 07:37

    年内第二次全面降准今日落地 谁将受益?降准之后还有啥?

    09-16 07:54

    央行:加大政策发布解读和预期引导力度 加强与市场沟通

    09-16 19:40

    两处石油设施遭袭 沙特日产量减少50%

    09-15 22:59

    马云刚退休马化腾就要狙击支付宝 微信版"花呗"要来?

    09-15 18:36

    新BAT大戏:拿腾讯的钱 找阿里变现 被头条搅局

    09-16 13:50

    香港各界支持特区政府积极解决土地房屋等民生问题

    09-15 19:28

    降价2个亿!河北银行股权再次拍卖 银行股权为何屡遭"嫌弃"?

    09-16 11:17

    人民日报锐评:伦交所的拒信 香港该怎么读?

    09-15 09:27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