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私募频道 > 正文

    私募基金没有卒于2018 投资人别到踩了“坑”才谨慎

    2019-02-10 14:47:08

    经济观察网 黄蕾

    编者按:这是一封来自经济观察报记者的拜年信。新春之际,我们决定写下这封信,信的那头是你——我们的读者,采访对象,曾经支持过我们,或被我们报道所影响的朋友。每一个你,与我们共同见证这个时代所发生的一切。我们已经闻到浓重的中国年味儿,不过,我们更希望这封信,能够给你带来更多幸福的温度。我们相信,这是我们另一次聚首的开始,在你们熟悉的新闻报道之外,告诉你,那些报道过的事情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告诉你我们前行中的思考,以及我们所捍卫的信念。

    亲爱的各位尧舜禹基金的投资人:

    新年好!

    想必此刻你们都同家人一起开开心心地欢度春节吧?

    过去的2018年,对于你们来说,确实艰难。随着基金管理人失联等问题的发生,动辄几百万的投资额收回似乎遥遥无期。我至今都还记得你们与我见面时,不住地叹气,时而沉思,时而苦笑,一边回忆投资过程,一边发现更多破绽,懊悔自己当时的粗心大意。甚至有的投资人告诉我:“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都不投私募基金了。”

    我还记得那个为年近八旬父亲的300万投资额来回奔波的山东汉子,接连传来的诸如理财经理逃避责任、投资额去向成迷等坏消息都不敢告诉父亲,“这笔钱是父亲一辈子的积蓄,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这些坏消息还是不告诉他吧。”

    我还记得你们的困惑,“明明之前投资的项目都没出现问题,为啥偏偏这个出现问题”,“介绍这个项目的,是我很信任的朋友或理财经理,他们是否知道这个项目本身存在问题”,“项目已经出现了问题,我该如何最大程度挽回损失”……

    作为记录者,除了认真聆听你们的倾诉,忠实地记录和还原你们的投资过程和后续处理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心中更有一种无力感,我甚至在想,如果是我损失这样一大笔钱,我肯定比你们更加崩溃。

    “保重身体,什么都没有身体和家人重要。”这句好像是当时我对你们重复最多的话。

    不久前,我还收到你们当中的一位投资人的短信,他投了600万,是这个基金项目中最大额的投资人。他告诉我准备和家人一起去三亚过年,并向我说明了咱们基金项目追损的情况进展。

    虽近两个月没联系,但是我眼前还是能浮现他温文尔雅的模样,记得起采访时他的有条不紊和理性克制。只有见过了太多歇斯底里和茫然无措,才知道这份冷静克制是多么来之不易,背后的煎熬和眼泪只有自己知道。

    “祝您和家人新年快乐,我们保持联系。”我是这样回复他的,也希望这份祝福能送达你们每个人,虽然项目的处理还在进行中,虽然中间还有种种烦恼,春节期间或可以暂且放在一边,好好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们。投资的项目出现问题,慌乱和紧张不可避免,如何迅速从这种情绪中抽离,冷静分析和寻找对策,决定着是否能最大程度减少损失。显然,你们做到了。

    我见证和记录下你们得知投资的基金管理人失联后,如何第一时间咨询熟悉私募基金领域事项的律师和朋友,如何和托管人通力合作,根据基金法的相关规定选举新的基金管理人,以便日后与托管方共同进行基金清算事宜。

    这在国内尚属首例,报道刊发后,证监会私募部便注意到相关情况并要求新的基金管理人和托管方赴京汇报情况。你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监管注意这种更换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方式,为处理问题私募基金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咱们的实践可以促进和形成有效解决基金管理人失联和保护问题基金投资人利益的市场化途径。

    事实上,越来越多有类似问题的投资人也开始参照你们的方式尝试解决问题。听说你们有类似问题的朋友都来找你们讨教经验啦?我这边也有不少人来咨询呢,问题包括如何刊登信息召集投资人,如何选取新的基金管理人,如何和中基协取得联系并获得协助等。

    最近听到了不少关于咱们项目处理进展的好消息。包括尧舜禹基金顺利在中基协备案系统中更换了基金管理人,拿到备案证明,改变了此前中基协仅以一封邮件表示知悉并予以确认的情况,为后续新基金管理人进行尧舜禹基金财产追缴等行为确认了主体资格;追缴尧舜禹基金财产的案件进行了第一次开庭;相关担保公司的担保资质情况追踪也有了相应的进展。

    2018年有损失,也有收获。投资者开始更为理性和透彻地审视自己的投资行为,并寻找有效的方法合理维权。就像你们在交谈中告诉我的那样:“以前投资都不怎么认真看项目细节,感觉赚钱都是稀里糊涂赚的,只有在踩‘坑’后,才发现以前的投资行为有多么不谨慎。”

    我还记得2018年关于私募基金业有句玩笑话:“私募基金生于2004,卒于2018年。”这话可能有些严重,不过2018年,14岁的私募基金业确实暴露出了其青少年时期的种种毛病和问题。问题或不可避免,但是如何解决问题才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

    2018年已然过去,现在看来,14岁的私募基金业并没有卒于2018年,反而是如你们一样的投资人正在用自己的实践不断丰富着它的内涵,并助力它的成长。

    2019年已至,私募基金业还在规范发展的道路上前行,这其中离不开每个人每一方的努力,而我还想继续成为其中的一员,与你们并肩前行。

    期待春天来临之时,听到你们关于项目进展更多的好消息。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黄蕾

    2019年2月9日 初五

    
    
    热搜理财经理 基金财产 私募基金

    责任编辑:李丽梦 RF13188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