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私募频道 > 正文

    望华资本董事长戚克栴:标普500指数低于上证指数才合理,理性投资者明智做法是“弃美”“买中”

    2020-11-16 13:23:15

    在11月3日美国大选之日,《红周刊》记者专访了望华资本董事长戚克栴,他对美国选情的预判是“特朗普一定会输”。

    在戚克栴看来,美国经济本身存在潜在的危机,美国经济和美股都被高估了,“标普500指数现在是3500点左右,上证综指是3300多点,两个指数相差不多,我认为,标普500指数应该比上证低一点才合理。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人,抛弃美国股票,买入中国的优秀公司,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美国经济存在高估情形

    标普500指数比上证低才合理

    《红周刊》:您认为特朗普和拜登谁会当选这届总统?

    戚克栴:我认为一定是拜登当选,特朗普大概率会输。因为特朗普在防治疫情方面的失策、对待企业的扶持力度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美国依然有大批企业关停。同时在解决种族不平等的问题上也引来很多批评等。

    拜登是资深政客,他与人打交道、与另一个政府打交道方面更成熟,行为也更好预测。可以预期,他领导下的美国,首先会解决好国内的社会“撕裂”问题;对外关系上,在与中国、欧洲关系上会比较正常,国际关系相对会比较和谐。

    《红周刊》:您在3月份的时候就判断,这轮疫情引发的全球危机可能会持续两到三年,您现在是什么看法?

    戚克栴:我很早之前就统计过,美国资本市场每6-10年会爆发一次经济衰退,就像吃饭、睡觉一样,一定会发生。从今年数据来看,美国一季度、二季度GDP增速为负,出现了经济衰退的情况。背后的原因在于股票市场的不断上涨会积累出泡沫,在“黑天鹅”的冲击下,就会发生暴跌,而股市下跌会导致一些企业资金链断裂,甚至被拍卖。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利刃”越过了表面的二级市场股价,直接对中小企业造成了影响。这些企业恢复起来需要一个周期,企业需要先还债,然后才能再好起来,没有2-3年是不够的。我认为美国经济的复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红周刊》:您怎么看美股和A股的性价比?

    戚克栴:美股现在处在一个高点上,我认为存在下跌的可能,因为美国的实力和经济存在一定风险。很多人对美股市场的判断并不清晰,没能意识到美国的估值和经济中存在较大的潜在隐患,这些隐患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消除的。美元的垄断性导致了美国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这是核心问题。

    具体来说,我认为1美元应该等于5元人民币,因为经济学中的汇率有一个实际指数,即“巨无霸指数”。这是指麦当劳的巨无霸汉堡在美国卖3美元,在中国卖15元人民币,那么汇率就是1:5,因为买到的服务是相同的,产品质量是相同的,这是物价的真实指数。所以我始终认为1美元买不到7元人民币的服务、食品或房子。

    美元汇率为什么一直没有降下来,因为中国资本项目没有开放。

    当然,我相信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股市也应该走势强劲,但我认为可能不会像今天这么好。标普指数现在是3500点左右,上证综指是3300多点,两个指数相差不多,我认为,标普500指数应该比中国低一点才合理。

    中国的很多投资人认为A股股票高估了,但实际上,很多中国大型企业的估值只有美国可比公司的一半,差距还是很大的。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人,抛弃美国股票,买入中国的优秀公司,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海外资金在中国捡到金子

    但100%积极的态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红周刊》:有些外资参与A股的一些核心资产估值处在历史中值上限,市场担心抱团瓦解,您以为呢?

    戚克栴:海外机构和国内机构不一样,他们不会抱团,他们更多是算出来的。他们的投资人几乎都毕业于哥大、沃顿、哈佛、伯克利等名校,他们受到的训练的是一样的,读过的书是一样的,模型是一样的,对会计理解是一样的。所以这些人怎么思考问题很容易猜测,虽然存在细微偏差,但偏差不大。这么说吧,他们投资一家公司,就是因为看到了企业值100元,那么他们在40元、50元、60元、70元都拿得住。

    所以海外机构没有所谓的“抱团取暖”,国内是有抱团的现象,中国是判断别人明天要买,他就买了。投资就像下棋一样,棋桌上下棋的都是什么人,有什么特点都需要分辨清楚。我知道外资的风格,我也不担心他们出现“抱团瓦解”的情况。

    《红周刊》:您怎么看外资在A股市场中的进进出出?

    戚克栴:这确实是一个存在的现象,外资肯定采用的是基本面投资的方法,但同时他们目前在A股赚到钱了。他们买白酒、消费、医疗健康、家电都赚到钱了,而且收益远超过他们的一般要求。在美国市场上,最优秀的巴菲特连续五十年获得年化20%-25%的收益率,这已经是无可企及的了。对大部分基金而言,年化达到百分之十几就很好了,但外资在中国这些股票上赚到的收益达到40%、60%甚至80%。所以他们的可操作空间很大,想要撤退的时候可以随时撤退。他们在中国捡到了黄金,心态不一样了。目前,中美关系恶化,他们面对风吹草动也会有所调整,反正已经赚了80%了,下跌10%还能挣70%。

    《红周刊》:海外机构对中国的态度会更加积极吗?

    戚克栴:在这么高收益的情况下,外资依然在犹豫、在闪烁,因为他们认为A股市场依然存在风险,而不是一个零风险、高收益的市场,如果哪一天他们认为A股是零风险、高收益的市场,就会全部进来了。

    但经济学中有一个理论,即“蒙代尔不可能三角”理论,是讲固定汇率、独立的货币政策和资本项目开放,这三件事情不能同时存在。如果我们国家资金可以随意进出,那么今天晚上进场1万亿美元,换成了6.7万亿元,明天早上要再换成1万亿美元出去,这就使得我们必须消灭昨天晚上进来的6.7万亿元的货币增量。像拉美很多国家,他们附庸了主要经济体,资本项目完全开放,也实行固定汇率,这个情况下,美国一进一出,这些经济体就垮了;或者觉得撑不住,调降汇率,丧失了国家信誉。但中国有骨气,我们不会丧失货币自主权,所以资本项目开放还要很长的时间。

    用杠杆总有一天会“被抓住”

    《红周刊》:望华资本的目标是每个月战胜大盘1.2%-1.6%,全年战胜大盘指数15%左右,能够做到的原因是什么?

    戚克栴:我们会选择可比企业中更便宜的投资。当市场下跌时,它跌得就少;当大盘上涨时,表现得更出色。而且长期来看,它的业绩会慢慢呈现出来。

    例如我们投资五粮液的时候,同时也研究了茅台,当时在2017年左右。我在1997年在波士顿公司时就研究过白酒,当时五粮液的地位跟茅台非常接近的,但2017年时,我发现五粮液只有茅台1/3的市值了,我认为这可能出现了机会。

    《红周刊》:茅台现在有“国酒”地位,五粮液和汾酒能与之比较吗?

    戚克栴:如果认为五粮液地位比茅台低,那是对历史不够了解,1997年的时候五粮液非常有地位,差距不像今天这么大。

    汾酒也属于出色的品牌,有优秀的业绩。但如果把20个白酒企业都拉出来,值得看的可能只有一两家了。

    《红周刊》:您最近翻译的《并购大师》出版了,作者是美国投资圈的“超级马里奥”马里奥·加贝利。您为什么会翻译这本书?

    戚克栴:哥伦比亚大学的出版社很厉害,出了很多优秀的图书,但版权费有90%来自于价值投资和商学院的版权。所以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书,在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里面非常重要,而他们推出了加贝利写的这本书。

    这本书有一个伟大的地方,就是提供了很多故事,故事中带有经验。经济学中很多理论证明加杠杆是有好处的,因为利息可以抵税,假如利息是5%,税前抵扣比例为25%,那么实际利息是5%乘以75%(1-25%)等于3.75%。但股权的融资成本是10%左右,所以金融学上来看,加杠杆有利于降低成本。

    但《并购大师》这本书中有17个投资人的例子,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不用杠杆。杠杆本质上是垃圾,就像一个年轻人总把垃圾扔到隔壁去,即便还没被抓现行,但总有一天会被抓住。这样的事一定不要做。

    这17个投资人的例子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涉及内幕交易的没有一个最后获胜。这本书就是告诉你应该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

    《红周刊》:您希望投资人从这本书中学到什么?

    戚克栴:这本书它的美丽之处在于告诉投资者“并购套利”是什么意思。一般人理解这事都以为是违法的,但实际上,并购套利就是从资本市场的并购交易里面去合法地找饭吃,比如在一个市场中以550元/吨的价格买煤炭,到另一个市场以670/元吨卖出去,赚取价差。简单说,就是从不同区域、不同事件里寻找利润。

    资本市场的“并购套利”是怎样的呢?比如,在下午3:00收市之后,某公司准备并购且有投行介入,第二天早上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开始上涨,比如上涨到3.58元。但投资人经过大量计算认为上涨到3.75元是大概率事件,所以会在3.58元买入。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两个月或者半年,其中的利差收益是不错的,而且如果这个时间市场出现下跌,他的这项收益也不会遭受损失。

    (本文已刊发于11月14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李健

    
    热搜标普500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