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私募 > 正文

    “市值管理”成了股价操纵的外衣 叶飞“爆料门”引发业界深思

    2021-05-21 10:33:35

    在法律法规的漏洞下,披着“市值管理”外衣进行灰色“庄股”交易,成为A股隐晦存在的行业乱象,伤害着市场正常成长发展以及中小投资者利益。

    “市值管理”被玩坏了,成了“股价操纵”的外衣。

    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谈到“市值管理”时,大家心照不宣,都是先拿出手机,再进小房间,用口头合同、外围打款,取证是很难的。

    叶飞“爆料门”事件近日持续发酵,涉及上市企业、公募券商等机构,所涉方却纷纷否认。证监会高度关注,已经立案调查。真相是否如叶飞所言?市场对此议论纷纷。

    从法律法规等制度设计上,如何将市值管理行为“去伪存真”,减少披着“市值管理”外衣的“联合坐庄”行为?

    证监会原司长黄运成近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风起于青萍之末,叶飞自曝事件将是A股的一个里程碑性事件。”

    “市值管理”不是“股价操纵”

    黄运成1995年至2016年任职于中国证监会,曾先后担任中国证监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上海证监局副局长、中国证监会期货部副主任、辽宁证监局局长兼沈阳稽查局局长、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正司局级研究员,上海同济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从2000年以来,累计培养了50多名博士研究生。

    黄运成教授认为,从当前网络爆料情况来看,中源家居涉嫌股价异动的规模比以往都大,参与此事的上下游机构产业链较长,这其实是一个老问题的新发现。

    对于上市企业而言,市值管理是非常重要的。尤其随着中国注册制改革进一步推进,未来A股“二八分化”成必然趋势,没有竞争优势的中小市值企业易被资金“抛弃”,市值管理需求上升。黄运成直言,这种现象将会成为一种客观存在,同时反映出中国资本市场产业升级转型的势在必行。

    什么是真正的市值管理?企业内在价值与股票价格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黄运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简单地利用资金优势操纵股价,这是错误违规的。”上市公司在考虑股东利益时,还要考虑企业主体的长期发展,通过注入资产、科技实现降本增效等方式,最终提升公司竞争力,提高未来成长价值预期。

    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30多年过程中,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意义重大,我国资本市场进入全流通时代,股价紧密关系股东利益,市场开始提出市值管理理念。

    2013年,“市值管理”首次被写入资本市场顶层文件,在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资本市场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工作的意见》中指出,要引导上市公司承诺当公司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市盈率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时,要回购公司股份。

    监管层也开始倡导市值管理。2014年5月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新国九条”),明确提出要“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和“健全市场稳定机制”。

    监管亟待建立系统性思维

    在法律法规的漏洞下,披着“市值管理”外衣进行灰色“庄股”交易,成为A股隐晦存在的行业乱象,伤害市场正常成长发展以及中小投资者利益。

    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所谓市值管理服务都是基于熟人信任关系进行的,谈交易都是先把手机拿出来,再进去小房间,无法录音也不会明面上签合同,打款都是外围入账,总之“隔离”“隔绝”,大家对此心照不宣,被坑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但双方信任基础肯定已被破坏,不会再合作,坑人的一方在业内的“口碑”也会下滑。

    事实上,“股价操纵”取证和定性很难,需要证监会去核查,依法依据定性。叶飞所爆料的事件已引发证监会关注,并依法对相关账户涉嫌操纵中源家居等股票行为立案调查。证监会称,自2020年以来,累计对65起涉嫌操纵市场的违法行为立案调查,王某操纵“恺英网络”、吴某模操纵“凯瑞德”等一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恶性操纵市场行为得到严肃查处。

    黄运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监管要有系统性的思维,二级市场是资本市场发展的基础,以此为核心,加强立法机构、监管部门等之间互动,共同加强对资本市场的监督引导。”

    “监管上的资源力量配置有待提高,比如提高科技监管,A股体量庞大,无疑需要更多的监控管理资源。”黄运成进一步分析指出,相关的法律法规机制有待完善,严惩打击“内幕交易、股价操纵”等乱象,将保护投资者利益机制落到实处。

    “市场上的反面案例值得反思,但不能因噎废食而不允许提‘市值管理’。”黄运成指出,市值管理的总体方向应该是对的,包括加强投资者互动,加快上市公司发展。2020年国务院提出进一步全面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指导意见,加强市值管理无疑是重要事项。因此,为了加强监管和互动,需要严格上市企业和监管机构的信息披露,且要通俗易懂,让市场能够理解。另外,如果出现违法行为,要加强处罚力度,起到警示作用。

    关于叶飞所爆料的“股价操纵”事件涉及产业链参与机构,黄运成向记者直言,“赋予行政权力的机构,权利与责任应该对等”。私募行业近年传递出监管趋严信号,但基金业协会监管力度还有待加强,比如信息披露就应当全面。券商作为机构参与“庄股”还是比较少的,公募基金机构也不会,但不排除内部员工个人行为。

    黄运成教授意味深长地说,马云事件影响尚未退去,叶飞事件风暴又扑面而来。这两大事件对中国资本市场未来监管制度的完善和改革将产生重大影响。

    金融风险防范化解新要求

    今年4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强调,“要防范化解经济金融风险,建立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

    这是党中央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后,对金融风险防范和化解提出的更全面、更具体、更严格的新要求。

    怎么认识和理解中央政治局的新要求?新的风险防范化解处置机制包括什么内容,以什么形式体现?如何建立这一新机制?新机制又该如何与建立一个法制化、市场化、科学化、国际化的中国资本市场的基本原则结合并落实?这是摆在监管面前,需要认真考虑、深入研究和统筹安排的一项新的重大课题。

    《易经》坤卦曰:“履霜坚冰至”,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应“治乱于危薇之机,防患于未形之际”。

    以眼前发生的叶飞事件而论,对中小投资者而言,暴露了“韭菜怎样被割”的黑幕,但是不应该反思一下监管还有哪些不完善、不衔接、不落地的地方吗?立案调查是必要的,但是,不能简单的就事论事,也不能简单的用立案调查方法来代替对一些重大问题的思考和处理。一定要“把脉问诊,由表及里,寻根求源,治病除根”。要把产生问题的根源搞清楚,真正建立起防控和化解资本市场重大风险的长治久安的、可认知、可完善、可部署、可执行的新机制。

    这个新机制的建立就意味着,国内资本市场监管制度面临着一场继续深化的新的重大改革,当前,序幕已经拉开了。

    来源:国际金融报 朱灯花

    
    热搜叶飞

    责任编辑:仇霞 RF10075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