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金融界
注册登录自选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报酬增速趋缓、自营盘普亏 信托迎来“戴维斯双杀”?

2018-11-09 07:57:34

财联社 陈齐乐

“少亏即是多赚”,熊市之下,信托机构亦复如是。

截至2018年10月31日,全部6家A股上市及曲线上市信托公司均已披露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数据显示,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再次成为业绩波动的“稳定器”。与之形成对照,信托公司持有的有价证券数量则与业绩表现负相关。总的说来,多买信托,少炒股票的公司表现更好。

行业观察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股市波动较大时,信托公司往往倾向于购买信托产品,早在2015年时就是如此。信托行业自营体系不健全,自营业务投研能力弱,风险偏好大的信托公司因此受金融市场影响更大。同时,行业整体信托业务报酬率连年下降,虽然信托资产管理规模增速较快,但收入增长并不显著。随着去杠杆的深入,信托业务收入或也将受到影响。

主业承压

仅从营收与净利润来看,6家上市公司表现并不理想。江苏国信是上市信托公司中唯一营业总收入取得正增长的企业。该公司1至9月份营收164.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31%。营收下滑最严重的是安信信托,为12.8亿元,同比下滑69.5%。同时,净利润增幅最高的为中油资本,该公司1至9月份净利润112.32亿元,增幅12.3%;下滑最严重的也是安信信托,净利润0.2408亿元,降幅超过99%。

需要指出的是,陕国投(000563.SZ)与安信信托(600816.SH)为直接上市信托公司,其余四家为通过资产注入方式“曲线上市”的信托公司。由于上市主体装有其他资产,因此这四家的营收及利润不能完全反映对应信托公司的经营情况。根据以往披露的数据,江苏信托仅占江苏国信(002608.SZ)主营构成的7.35%,五矿信托仅占五矿资本(600390.SZ)主营构成13.95%,昆仑信托占中油资本(000617.SZ)及浙金信托占浙江东方业务比例则未披露。

从与信托业务相关的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来看,1至9月,相关收入最高的是安信信托,达到了23.98亿元,几乎是该公司营收的两倍;最低的是浙江东方,为5.45亿元。6家公司中增幅最高的是浙江东方,增幅61.05%,其次是五矿资本,增幅32.34%,降幅最大的是安信信托,降幅34.53%。安信信托在三季报中称,该变动系“受宏观经济形势及监管政策影响,公司信托报酬率有所下降”。浙江东方对于增幅的解释则是“主要系金融子公司业务规模扩大所致”。其余三家的增幅均为个位数。

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行业整体信托业务报酬率就一直处于下降通道中。百瑞信托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撰写的《信托研究与年报分析2018》指出,近年来,在信托资产规模大幅上升的同时,信托报酬率并没有同步提升,甚至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综合信托报酬率仅为0.35%,达到了历史新低。该报告认为,市场竞争加剧、事务管理类业务占比持续提升以及流动性收紧是导致报酬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不过,由于股东背景与经营策略差异较大,全行业68家信托公司的信托业务报酬率并非一致下行。举例来说,东莞信托2015年至2017年的信托业务报酬率分别为2.82%、3.16%与3.63%。华信信托2015年至2017年的报酬率则是1.22%、1.45%与1.27%。一般说来,资产规模较小的信托公司报酬率较高。

自营普亏

如果说信托业务是信托公司抵御风险能力的脂肪,那么自营业务就衡量其强壮程度的肌肉。1至9月份,6家公司中仅有两家投资收益录得正增长,分别是江苏国信与中油资本。前者录得投资收益8.63亿元,同比增长23.99%;后者录得投资收益20.02亿元,同比增长19.45%。事实上,6家公司中也只有这两家的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了正增长。

这两家公司能取得上述经营业绩,或许与其多买信托、少买股票的资产配置策略有关。江苏国信披露,截止到2018年9月底,公司持有股票4750万元,信托产品27.8亿元;其三季度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大幅增加了62.15%,达到了73.84亿元,变动主要原因是“江苏信托投资信托产品大幅增加”。江苏国信的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年报披露的累计投资收益即是两类资产1至9月份的盈利。其中,股票亏损204.89万元,信托产品盈利3776.13万元。

与江苏国信类似,中油资本也表示“本年投资基金等产品增加”导致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大幅增加100.91%。同时,在其披露的证券投资情况中,中油资本还持有40亿“华融证券-大唐能化”、30亿“中信信托-华能”、25亿“华能信托-华能”等信托产品。不过,与江苏国信不同,在会计处理上,中油资本将信托产品归为“应收款项类投资”,而江苏国信归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自营业务盈亏与否,往往反映了信托公司投研能力的强弱。2018年前三季度上市信托公司的表现可以说是差强人意。其中,安信信托因投资印纪传媒巨亏,更是让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投研能力产生了质疑。

9月29日,安信信托发布一则《关于集体资产减值损失的公告》,称“2018年初,公司通过协议方式受让印纪传媒(SZ002143)股份106,716,800股,占印记传媒总股本比例6.03%,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初始投资成本为1,360,639,200元。截至9月28日收盘价为3.46······对公司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的影响经过公司核算,本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99,139.91万元”。

事实上,上述近10亿元的计提减值并非安信信托今年唯一损失。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安信信托还录得投资收益-0.0153亿元,同比下降100.3%;公允价值变动收益-11.51亿元,去年同期盈利0.4684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0.6917亿元。四者相加,损失达到了22.1309亿元。

对于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安信信托方面的解释是“主要是受资本市场股价波动影响,公司所持有的部分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来自安信信托内部的信息表示,这部分收益与印纪传媒无关,是该公司目前持有的其他有价证券的浮动亏损。同时,该消息还称,安信信托目前持有的印纪传媒股票仍未全部清仓,“公司可能考虑在一个合适的价位再出手,因此未来也有转回的可能”。

相比安信信托公告计提10亿减值,浙江东方与五矿资本则亏得“比较低调”。这两家公司披露,2018年前三季度,五矿资本资产减值损失4.61亿元,同比增幅296.49%;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1.96亿元;同比亏损增幅1033.33%。五矿资本方面的解释是本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下跌所致。

与五矿资本不同,浙江东方的亏损主要体现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上,前三季度该项数值为-8.9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仅344万元亏损增加了260倍以上。虽然增幅惊人,但浙江东方未对该项变动进行说明。

对于信托自营业务的亏损,信托公司往往会做不同分类。上述行业观察人士表示,根据会计处理的不同要求,有的证券投资收益变动会计入利润表,有的则会计入其他综合收益,不过一般不会出现重复计算。

事实上,由于信托资产破产隔离的特殊性,对于信托公司最为重要的信托资产往往以表外形式存在。这种财务特殊性使得信托公司财务情况普遍不透明,因此上市信托公司凤毛麟角。上述6家公司只能反映整个行业的一小部分,而不能代表全貌。举例来说,安信信托计提10亿资产减值已成为轰动市场的动作,但中信信托2017年计提的13.58亿元资产减值损失则鲜有人知。

对于上述情况,浙江东方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波动巨大的主要是因为该公司持有的4只股票价格发生了巨大波动。这四只股票分别是海康威视、永安期货、华安证券与天堂硅谷。中油资本方面则回复称,中油资本今年适度多配备了稳健型的债券和货币化基金。记者也曾向安信信托发送采访请求,但截至本文刊发时,该公司尚未作出回应。

热搜信托公司 安信 金融资产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