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安信信托“生死危局”: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

    2019-11-29 08:09:25

    环球老虎财经app 

    当“去通道”的鞭子打在信托行业的时候,自营业务占比高,主动管理占比高的安信信托却被认为是信托圈的“黑马”。2016年,安信信托不太意外地成为了信托业的骄子,投行化转型成了安信信托的“概念”。没有人想到,“自营”往前走一步便是深渊。

    信托行业是个“拼爹”的行业,恰似英大信托光靠着大股东的电网生意就能喝上一壶。民营信托在展业上略微有些尴尬,没有资源禀赋的安信信托从一开始就将“自营”定位公司发展的方针。

    而过去一年,安信信托的“自营”结结实实地给安信上了一课,大额减值计提,投前调研投后管理统统失当,这家由资本大佬高天国控制的信托巨头,似乎是按照着谁与高天国“比较熟”的路子来投资。

    2019年以来,安信信托不断出现产品违约和延期兑付。根据安信信托11月11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其中,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

    而11月28日晚间,安信信托回应了一个媒体的文章,否认了后者质疑安信信托以及其控股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出现信托兑付问题的四个信托计划的融资关联方中迪禾邦存在利益输送,关联资金占用的关系。但却承认了上述信托确实存在兑付问题。

    而在2019年踩雷印纪传媒之后,安信信托在今年三季度再次出现了计提减值的情况。公司三季报非经常性损益达到4.5亿元,远高于半年报的0.93亿元。而非经常性损益中其中包含1.6亿的公允价值减值,以及2.3亿的信用减值损失。

    由于半年报并不披露信用与公允价值损失具体引致因素,我们暂时无法知道安信信托又踩了什么雷,有没有充分计提更无从谈起,但毫无疑问,与去年印纪传媒的雷声已然滚滚而来。

    //“炒股”,安信信托由“神坛”跌到“谷底”//

    安信信托前身为1987年成立的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1994年鞍山信托上市。2002年高天国以1.72亿获得了鞍山信托20%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并将鞍山信托注册地址由鞍山市迁至上海,更名为安信信托。

    高天国控股安信信托后,开始以上市公司安信信托为平台进行资本操作。为了加强对上市公司控制权,上海国之杰参与了2015年安信信托的定增计划,截止9月30日,国之杰持有安信信托52.44%股权。上海国之杰由高天国成立,是高天国进行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

    高天国入主后,安信信托曾有过高速成长的阶段。在2013年至2017年间,由于主要投资房地产和实业,安信信托的信托业务营收分别为8.38亿、18.09亿、29.55亿、52.46亿、55.92亿,净利润分别为2.8亿、10.24亿、17.22亿、30.34亿、36.68亿。

    2015年,安信信托羽翼日渐丰满,在信托业务保持高速发展的同时,开始投资金融资产,“炒股”力度不断加码。2015年下半年至今,安信信托直接持股的上市公司包括:大康农业国中水务宏达股份科力远鹏博士、已退市的中弘股份、福星股份日照港、印纪传媒等。

    诚然,众多股票中,安信信托踩雷印纪传媒的事迹众所周知,这笔投资,直接“坑杀”了安信信托,使其从神坛跌到谷底。

    2018年1月,安信信托斥资13.61亿从印纪传媒实控人肖文革手中买下1.07亿股,受让价格为12.75元/股。紧接而来的是停牌、复牌跌停,到现如今的退市。

    安信信托2018年年报显示,安信信托对截至2018年9月28日持有*ST印纪股票对应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损失,经过公司核算,计提各项资产减值损失9.91亿元。除了印记传媒,还“踩雷”已经退市的中弘股份,计提减值损失5.5亿。当年,安信信托业绩全行业垫底,营收仅2.05亿,同比下降96.34%;亏损18.33亿,同比下滑149.96%。受业绩影响,安信信托的股价也大幅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13.61亿元入股*ST印纪的责任,安信信托将锅甩给了高管,几乎将高管全部换了一遍。2018年,董事、总裁杨晓波因个人原因辞职;董事、副总裁赵宝英离任;董事会秘书武国建离任;合规总监朱文因个人原因辞职;三位独立董事朱荣恩、邵平、余云辉因个人原因辞职。

    但颇为“奇葩”的是,人离职了,钱没少拿。在上述离职高管中,原董事、总裁杨晓波年薪1098.8万元,原董事会秘书武国建年薪276.3万元,原董事、副总裁赵宝英年薪391.3万元,原合规总监朱文年薪375.5万元。

    而如今印纪退已濒临退市,余下的钱也很难收回。原先的高管们已离职,钱没了,也没有人为资产流失负责。

    //信托产品“违约”背后的“达州帮”李勤//

    安信信托在业内以投资房地产业务出名,专注于一线、二线地产;在合作伙伴方面,安信信托多选择地方性房企。对此,曾有安信信托员工解释,体量较小的开发商可以让安信信托掌握较大的话语权。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安信信托发行了一系列房地产信托产品,其中2016年发行的居多。安信?上海中梁房地产股权投资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于2016年3月11日;安信?深圳罗湖城市更新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于2016年4月8日;北京百万庄项目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发行于2016年6月28日;截止2019年5月,发行房地产信托产品超过30款。

    正所谓成也房地产,败也房地产。根据安信信托11月11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其中,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

    而在众多逾期产品当中,锐赢64号便是其中之一。锐赢64号发行于2018年8月,2019年8月中旬到期。但在8月底,安信信托向客户表示,借款人润峰电力有限公司展期12个月。而在锐赢64号发行之前,融资方润峰电力就已经陷入了“失信执行人和合同纠纷”的困境中。

    企查查数据显示,润峰电力的大股东为山东谷峰光伏技术有限公司(持股60%),而谷峰光伏公司是上海谷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的大股东为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逸合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在回复问询函的当月,11月21日,万兴科技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深圳亿图曾以1350万元投资两笔理财产品――安信安赢42号?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安赢42号)截至2019年11月19日,深圳亿图未收到兑付款。

    公开资料显示,安信安赢42号的预计募资总规模达240亿元,采用结构化设计,其中优先信托受益权募集规模180亿元,劣后级的募集规模60亿元,劣后出资方为逸合投资。

    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逸合投资的全资股东为嘉兴朴融投资有限公司,后者大股东为上海朴原实业有限公司。朴原实业是中迪禾邦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勤。而李勤是资本市场上“达州帮”的核心人物之一。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除锐赢64号、安赢42号外,安信信托发行的蓝天3号新能源产业投资集合信托计划的融资方为上海谷欣资产,其大股东也是逸合投资。

    为何多款产品的出资方和融资方均与逸合投资有关,而这种关系难免让人猜疑是否有设立表外公司循环资本,并委托他人代持股份的嫌疑。

    //生死危局//

    2018年,安信信托因踩雷印记传媒、中弘股份分别计提资产减值损失9.91、5.5亿元,从而造成大幅亏损。截止2019年三季度,安信信托净利润为-3.45亿,也就是说如果四季度的利润不能超过3.45亿,根据监管规则明年安信信托将进行“带帽”ST。

    根据安信信托2019年9月30日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金额276亿元,其中,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的项目87个,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165亿元。

    面对百亿级的兑付难题,安信信托也采取了积极的自救措施。一方面,安信信托从信保基金拆借了近70亿元的资金。不过,巨额拆借资金对安信信托的财务成本是一个不小的压力。另一方面,安信信托正在加快处理相关项目,引进战投共担风险。

    巧合的是,2003、2004年安信信托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危难之际,2005年,高天国力挽狂澜,当年扣非净利润1188.36万,成功摘掉了退市风险的帽子。如今的安信信托面临生死危局,高天国的国之杰也麻烦缠身,旗下安信信托股权在6月两度遭冻结。在面临股权冻结危机下是否还能腾得出精力将安信信托带出“深渊”?

    
    
    热搜安信 理财产品 信托项目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