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信托行业化解风险“排雷”日益紧迫

    2020-07-27 15:48:02

    今年以来,在疫情的冲击和监管政策趋严的背景下,以信托为主的影子银行风险正在不断暴露。从目前受到关注的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等一系列风波中可以看到,不仅信托公司的非标业务无论从规模还是数量上都不亚于之前包商、恒丰等银行的风险,而且以安信信托为代表,在经营和公司治理中的缺陷和弊端更为严重。对于整个信托行业而言,风险的化解面临日益严峻的形势和紧迫的压力。

    一直受到市场关注的安信信托,曾经作为“盈利能力最强”的信托企业明星,也是沪深两市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今年以来,安信信托不断出现产品违约、股票停牌、监管处罚,甚至实控人被刑拘,面临退市的困境,使其成为“信托黑洞”,被监管暂停其主动管理类业务,而安信违法违规项目的公开更使人震惊。

    从上海银监局公布的安信涉及违法违规的项目来看,涉及到的31个违规项目中,8个项目违规承诺保本保收益;17个项目违规挪用信托资金;2个项目推介部分信托计划未充分揭示风险,2个项目违规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的信托项目,2个项目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实际上,挪用信托资金是非常严重的违法违规,也是安信信托最严重的一桩罪。从监管的罚单中可以看到,安信违规挪用信托财产,主要用途是股东挪用、刚性兑付、置换或贷款等等。安信信托实控人和管理层不仅视法律为无物,更是致投资者利益于不顾,大肆违规挪用。有媒体披露,安信信托1500亿元主动管理类信托产品中,有近千亿涉及到其实控人高天国及其控制的国之杰公司的自融项目,投向高天国参与的项目,包括大量三、四线城市中小房地产项目、股市定增及质押等项目。这些项目的资产质量受到地产调控、资本市场监管和去杠杆的影响,导致资产质量急剧恶化。而安信信托自身的风控管理缺位、内部腐败和管理混乱使得其无法走出“黑洞”。

    安信信托依靠几个大的资金池业务,推动了资产规模的扩大也掩盖了各种违规投资的行为。比如,“普惠民生”是安信信托最大的一个资金池产品,峰值时有400亿元。又如“尊享系列”,一共10期产品,规模在50亿至60亿元。但这些类资金池的集合信托计划,每笔信托计划的投向并不明确,底层资产无法穿透。目前监管部门已经查明,多个资金池资金已被挪用。从资产端来看,安信信托多笔资产计划,投向了上海逸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者以上海逸合为劣后级、担保方等。目前警方正就上海逸合与国之杰、安信信托的关系进行调查。有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今,安信信托发行的上海逸合及关联公司的项目数约50个,拟募资金约700亿元。目前公开可查仍存续的“逸合系”相关项目,规模超400亿元。而在监管清理类资金池业务和整顿主导管理信托业务的背景下,不仅其投资无法收回,更无新的资金进入,导致最终资金链出现断裂而“爆雷”。

    截至2020年6月末,安信信托的信托管理资产规模近2000亿元,信托产品近800亿元到期无力兑付而逾期,而不良资产也高达约700亿元。截至2019年底,安信信托账面的所有者权益是76.3亿元。财新等媒体披露,经四家中介机构轮流进场审计后,目前确认安信信托已经实质性资不抵债,窟窿约500亿元。特别是安信信托的信托资产涉及到很多金融机构的股权,可能会引起连锁反应。据媒体报道,安信信托的关联方国之杰旗下主要包括金融牌照的部分股权:安信信托52.44%、恒丰银行5.79%(现被摊薄至0.55%)、营口银行27.16%(现仅剩安信信托持4.16%)、信银国际3.4%(中信银行香港投行)、大童保险经纪35%、渤海人寿3.85%、长安信托股权受益权等。

    营口银行也是安信信托的客户之一。据其2018年报,营口银行从安信信托购买了147亿元的信托产品。在安信信托爆雷后,营口银行已对安信信托展开起诉。营口银行同样是受到监管和市场关注的“高危”机构之一。与安信信托有关联的四川信托同样出现问题。6月份,四川信托承认有多只TOT产品无法正常兑付,涉及规模预估大概在200亿-300亿元之间。由此看来,安信信托的问题,就其损失的规模,和牵涉的范围而言,比起恒丰、包商等商业银行而言也不逊色,对金融市场和地方经济的危害甚至更为严重。

    就对安信信托的处置来看,安信信托的项目投资人以中小银行及自然人为主,涉及50家金融机构及1.1万名自然人投资者。而且安信信托作为上市公司,面临重组后仍要退市的风险,牵涉大量持有安信信托股票的自然人,局势更为复杂。目前按照属地原则,由上海市主导其重组,底线是维护金融稳定。目前是由上海电气牵头,上海农商行、上海国盛集团、上海机场四家上海市国企一起参与重组。由于窟窿巨大、麻烦棘手,如今方案尚未正式落定。有信息透露,“上海方面说,这是他们重组了那么多企业,遇到的最棘手的一个。”

    安邦咨询(ANBOUND)曾经警告,在疫情冲击和金融市场监管加强的情况下,以信托为代表的影子银行风险会加剧暴露。2020年上半年,安信、平安、吉林、光大、中航、云南、中泰等几十家信托公司相继出现产品逾期兑付事件。根据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33万亿元。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提升0.35%。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环比增加660.56亿元,增幅为11.45%。从安信信托的情况来看,这一“爆雷”的威力不容低估,不仅影响到信托行业自身,也会延伸到金融市场和整体金融体系。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Conclusion):

    安信信托的问题将信托业的风险暴露出来,反映出信托业中的违法违规、去通道以及风险处置的压力巨大。这些信托业一些长期固有的顽疾随着疫情和经济放缓变得日益严重,“排雷”的迫切性越来越强。

    来源:安邦咨询ANBOUND 

    
    热搜安信 排雷 资金池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