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信托不是信用债,投资者不必过分恐慌

    2020-11-20 08:07:30

    作者系资深信托从业者

    2020年的金融市场注定步步惊心,近期的信用债风暴又是一次严峻考验,目前已经从债券市场蔓延到资本市场、基金理财等相关领域。

    不少信托投资者也十分关切,信用债风暴对于信托行业的影响有多大?

    复盘信用债风暴

    本次信用债风暴的导火索有两个:一是在10月23日,华晨集团在2017年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7华汽05”,十亿本息未能兑付。考虑到华晨集团是根正苗红的国企,大股东为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社保基金,华晨宝马又是耳熟能详的车企品牌,一时令人无法接受。

     信托不是信用债,投资者不必过分恐慌

    华晨集团违约伊始,还有媒体搬出“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论调“自我安慰”,大家尚有心理预期,市场也并未引发连锁反应。

    但是,11月10日AAA评级的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发布公告,因公司资金紧张,“20永煤SCP003”未能兑付本息10.32亿元,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市场一片哗然,信用债风暴开始成形。

    11月12日对于债券基金经理来说是一场噩梦。当AAA评级国企发生信用债违约,脆弱的心理防线被击溃,多只债券价格出现大幅下跌,跌幅堪比香港“仙股”。

     信托不是信用债,投资者不必过分恐慌

    债券二级市场风声鹤唳,一级市场也未能幸免,同属河南区域的商丘5亿元城投债被迫取消发行,同属煤炭行业的阳泉煤业12日公告取消发行“20阳煤02”、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取消发行“20山煤CP005”等,影响接踵而至。

    高评级信用债历来是债券基金的“宠儿”,市场上多只中短债公募基金出现显著下跌。据wind统计,截至11月16日,近一周内183只债券型基金跌幅超过1%,52只债券基金跌幅超2%。鉴于债券基金的“弹性”比较小,如果持有的债券基金跌幅超过5%,净值修复需要很长时间。

     信托不是信用债,投资者不必过分恐慌

    信托风险整体可控

    复盘本次信用债风暴之后发现,对信托行业的影响有限,这与信托行业的特点有关。

    很多人对信托理财最直观的印象便是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它与债券最大的区别在于无法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需要根据不同的投融资需求个性化定制合同文本、交易条款、风控措施等,因而很难做到标准化,故称“非标”。

    投资者日常接触的信托理财,很少仰仗融资人的信用作为最终还款的“救命稻草”,更多依赖风控措施之中的抵押、担保等一系列条款。譬如,融资人从信托公司获取6亿贷款的同时,往往需要将货值10亿的住宅用地抵押给信托公司。如果融资人无法在预定时间内还款,考虑到抵押率只有60%,信托公司可以将这块土地打折转让给第三方,投资者的本息自然就有保障。

    为了能够牢牢掌控这块土地的所有权,信托计划会成立项目公司(SPV)来持有土地。同时将项目公司的股权转让或抵押给信托公司,这样即便项目公司的母公司,即融资人发生了违约,信托公司也可以直接处置项目公司的股权和土地,不必纠缠于融资人的自身债务问题。

    近年来,非标转标的方向越来越明确,信托公司在标准化债权资产方面积极布局,涉及债券领域主要有两块:

    一个是抵押债。

    债券按照是否有财产担保,可以划分为信用债和抵押债。信用债便是本次金融风暴的主角,它不以任何公司财产作为担保,完全凭信用发行的债券。与此相反,以企业财产作为担保的债券则被称为抵押债。

    此前,多家信托公司发行的部分永续债产品便可以视为抵押债,它明确了两点:一是信托公司要求融资人在产品到期之后必须实施回购,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永续”发行,而是有明确期限;二是增加了担保方和抵押品,如果融资人不能到期还款,信托公司会要求担保方代为偿还,如若不能,则启动对抵押品的处置。鉴于抵押率大多在70%以内,因此对抵押品的处置大多足以偿还投资者的本息。

    另一个是城投债。

    年初,为了缓解疫情影响,央行投放了大量货币,财政部也加大了地方债发行力度。截至10月底,今年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6.12万亿元,其中新增债券4.49万亿元,再融资债券1.63万亿元。

    发行地方债募集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划拨给了地方政府平台,传统的政信项目融资人——地方政府平台(即城投平台)普遍不缺钱,还有不少城投平台拿到低成本的划拨资金之后,选择提前还款,结束高利率的信托融资,投资者认购的信托产品也会提前清算。

    一方面,信托公司后续发行的传统政信项目,收益越来越低;另一方面,城投平台发行的标准化债券也成为信托产品的投资标的之一。譬如债券利率7%,期限两年,按年付息,募集的资金用于地方政府城中村改造项目。

    对于投资者来说,认购这类产品就相当于买了城投平台发行的债券,期间并不会像债券基金一样再次进行交易,而是一直持有到期,投资体验与认购传统信托理财类似;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传统政信项目属于非标融资,而城投平台发行的债券则是标准化资产,推动城投债券销售可以降低融资类信托占比,更符合监管方向;对于城投债本身来说,这类债券的融资人往往是信托公司多年的合作伙伴,彼此十分熟悉,意在减少违约,不是任意哪家城投平台的债券都愿意卖,因而在业务规模上还比较小。

    风暴肆虐,没有赢家

    鉴于信托理财大部分存在抵押担保等措施,信托公司新发行的城投债券规模较小、多局限于老交易对手。因而,此次信用债风暴之中,信托行业承受的压力并不大。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黄奇帆曾在演讲中提及:“金融的本质是“信用、杠杆和风险”。其中,信用是金融的立身之本,是金融的生命线。金融机构本身要有信用,向金融机构融资的企业也要有信用,没有信用就没有金融。”

    因此,信用债风暴的肆虐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当市场上的风险敞口变大,引发流动性危机,原本置身事外的利率债和股票一样会被抛售。同样的情形,我们在2015年的A股大跌中目睹了,在2020年的美股暴跌下也见识过。根据中证鹏元报告显示,2020年全市场信用债到期规模合计近五万亿元,这些是纯靠“刷脸”兑付的。

     信托不是信用债,投资者不必过分恐慌

    难以想象,当AAA级国企的信仰崩塌,放任金融市场之中弥漫着猜忌与恐惧,那会是怎样的境地?在极端情况之下,即使融资人的资金链原本没有问题,但是市场上传言过激,同样会迎来灭顶之灾,这便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好消息是捅了“马蜂窝”的永城煤电兑付了“20永煤SCP003”的利息3238.52万元,虽然本金还在筹措中。

    来源:信托百佬汇 武跃强

    
    热搜信托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