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手机金融界
    打开APP 注册 登录

    首页 > 信托频道 > 正文

    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背后:华信信托股权关系盘根错节,激进扩张踩雷

    2021-01-10 14:57:01

    1月8日,西岗公安分局在官方微博发布警情通报,称1月6日17时许,西岗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信信托")办公楼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董某成持械击打王某致其身体多处受伤。目前,王某正在医院救治,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此前据媒体报道,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使用锤子打伤公司总经理王瑾,后者被送往公司附近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治。

    对此,华信信托回应称,"董永成现已被刑事拘留,王瑾伤情稳定。当前,我司全体工作人员状态稳定,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进行。"

    资料显示,华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前身是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其因为盘根错节的股权关系被誉为"最神秘信托公司"之一。2007改制为民营控股公司,操作手法复杂。此后,华信信托激进扩张,公司股权、证券投资占总收入的比例一度连续超过信托主业。

    2007年银保监会发布信托"新两规"后,华信信托曾通过先将实业类资产转到子公司名下,再让子公司变为母公司的方式成功实现实业资产的剥离,以满足监管要求。

    然而在2017年后,公司收入结构发生明显转变,业绩一路下滑。近期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华信信托的资金缺口大约在70亿元左右。"为解决资金难题,公司先后采取股权质押、募集战投等方式。

    此时发生董事长持械伤人事件,会给公司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

    华信信托董事长锤伤总经理被刑拘

    前述警情通报显示,经初审,现年64岁的犯罪嫌疑人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男)与54岁的公司总经理王瑾(女)因工作产生矛盾,前者持械击打后者,致其身体多处受伤。

    据悉,王瑾全身有14处伤,被诊断为轻伤一级,并于1月7日进行了颅骨修复手术。

    1月8日,华信信托在其官网确认了这一消息。公司称,"董永成1月6日当晚被公安机关依法传唤,现已刑事拘留。王瑾伤情稳定,正住院治疗。当前,我司全体工作人员状态稳定,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进行。"

    公开信息显示,董永成早年曾任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副处长,后调任下属的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一直任职至今。目前,董永成除担任华信信托董事长外,还是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据天眼查,华信汇通是华信信托的大股东。

    华信信托2019年报显示,王瑾曾任华信信托财务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理财中心/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华信信托常务副总裁,2020年1月升任总经理。

    知情人士透露,"最近听说董永成精神状态出问题,当时以为他压力太大导致失眠。"

    有熟悉王瑾的原华信信托人士称,"王瑾温文儒雅,待人较为和善。"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扬向雷达财经表示,在上述案件中,董永成或涉及故意伤害罪,以被害者轻伤一级的情况看,董永成可能被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此外,诸如本案类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动机通常不会影响最终定罪。

    国资变民资过程复杂

    涉案的华信信托,被业内誉为"最神秘"的信托公司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华信信托曾经历三次更名。公司最初为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1985年划归工商银行,更名为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1997年,公司与工商银行脱钩,划归大连市政府,更名为大连华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9月,公司完成股权改制并重新登记,更名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在1997年至2007年间,公司股东进进出出,存在多层股权嵌套。

    三次更名后,华信信托已经由国资控股公司成功蜕变为民营控股公司。

    时至今日,华信信托的民营控股身份再未更改,目前公司大股东为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信汇通"),持股比例25.91%。

    目前,华信信托的股权结构极为复杂。

    据天眼查,华信信托的股东数量达20个,且除大股东华信汇通外,其他公司股权极为分散。华信汇通的股东亦有16个,持股比例由0.06%-11.59%不等。两者直接股东中有8家公司是重合的,共计有18个民营股东。即使不重合的股东,继续向上穿透其股权,也能找到相同公司。

    例如,华信信托与华信汇通(下称"两家公司")共同的股东之一大连顺联达集团有限公司,其由上海振兴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全资持股,而上海振兴的大股东则是持股比例为53%的北京融汇信达投资有限公司。

    两家公司另一个相同股东北京翔瑞思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其实控者亦为上海振兴;而北京融汇信达间接实控的大连汇嘉通信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国泰华清控股有限公司,分别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持股华信汇通比例达到17.36%、16.02%。

    两家公司第三个相同股东大连桐基物贸有限公司,向上穿透两层股权后,仍然能找到华信汇通的身影。

    上述18个民营股东,大都经历过频繁的股权变更。

    如大连顺联达集团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其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2.64亿元。2009-2020年的总计37次工商变更中,投资人变更就占了15次,负责人变更占4次。目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董姜顺杰,早在2009年就出现在了公司高管人员备案中。

    其中,只有西藏海涵实业有限公司历史上未经历投资人变更,仅仅于2018年变更了两个股东的出资比例,而这家公司原名为大连保税区海涵发展有限公司,于2016年将办公地址迁至西藏。

    据媒体"新财富"统计,华信信托最高达15层的股权结构中,至少涉及104家法人单位、22位自然人,股东层级最高者更是多达15 层,甚至包括至少3个3-7层的循环持股结构。

    子公司竟“翻身”成母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华信信托的大股东华信汇通曾是其子公司。

    天眼查显示,2005年,华信信托退出了大连信联投资有限公司(华信汇通前身)股东。2006年,华信信托通过增资,让公司的注册资本由5.01亿元升至10.01亿元。

    2007年3月,银监会发布"新两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要求信托公司进一步规范和发展信托主业,不得以固有财产进行实业投资。此后,信托公司开始陆续清理固有项下的实业投资。

    4月,华信汇通开始了由子变父的操作。

    首先是4月4日,大连信联更名为大连华信投资有限公司,同月,公司注册资本从3000万元陡增至6.25亿元,股东数量也大幅增加,负责人由江杰变为了董永成。

    几乎是与此同时,4月10日,华信信托又进行了一次增资,注册资本涨至12.1亿元,较前次提升20.88%。8月8日,华信信托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大连华信投资有限公司的身影,据天眼查,其认缴出资额为5.95亿元。

    以上述出资额和华信信托注册资本来推算,华信汇通彼时一举拿下了华信信托近50%的股权。结合当年华信信托2.09亿元的增资来看,华信汇通获得的股权中,除增资的部分外,还应包括部分从其他渠道受让的股权。

    而这部分受让股权,可从已退市的大连控股身上窥见一斑。

    彼时华信信托的股东中,还包括大连大显集团有限公司,而在2007年时,该公司是大连控股(大显股份)的大股东。

    据华信信托股权重组方案,大显集团将其持有的6000万股转让给华信汇通集团,并以此为对价向华信汇通集团认购6000万元的注册资本。也即,大显集团在总出资额未变的情况下,将一部分直接持有的华信信托股份变为了通过华信汇通间接持有。

    另据媒体"新财富"援引华信信托2007年年报称,公司将实业类股权投资资产9429万元整体打包剥离给控股子公司华信信达实业后,又将持有的华信信达实业90%的股权以2.7亿元的对价转让给华信汇通集团。由此,华信信托2007年剥离的实业类股权投资共计3.6429亿元,该笔实业类股权成为华信汇通集团的资产。

    先将实业类资产转到子公司华信汇通名下,再让华信汇通由子变父,如此一来,华信信托便成功实现了实业资产的剥离,并满足了监管要求。

    信托公司主业非信托

    2007年后,民营控股的华信信托开始了激进的扩张之路,其资产总规模由2006年的65.29亿元增至2016年的1356.06亿元,然而放眼全国68家信托公司而言,这个成绩并不算出众。

    数据显示,2013年起至今,信托机构数量一直稳定在68家。而华信信托的资产管理规模则稳定在50名开外,与该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直至2017年前,华信信托每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名列前茅,后者甚至稳居所有信托机构前十。

    具体而言,2013-2016年,华信信托的净利润在68家信托机构中的排名分别为9、9、6、9;2015、2016年,华润信托的营业收入和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分别为8、54;13、54。

    2016年,华信信托以排名所有机构第35名的信托业务收入,拿到了排名第13的营业总收入,由此看来,华信信托主要的营收重心并非在信托方面。

    据华信信托官网披露的2016年年报,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于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投资收益。

    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总收入的36.62%,投资收益占比则为60.86%。投资收益中,股权投资、证券投资两项投资收益带来的收入占总收入的54.46%。另有媒体报道称,2014、2015年,股权和证券投资收入占比分别为53.37%、64.51%。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华信信托曾在股权投资市场中表现活跃。

    2006年,华信信托介入大通证券重组,并成为其控股股东;2007年,华信信托参与大连银行增资扩股,持股5.2%;2008年,华信信托先后与大通证券联合收购良运期货、参与发起设立百年人寿,持后者股份比例为9.01%;2010年,华信信托参与丹东银行增资扩股,持股19.79%。

    而后,在2012-2016年期间,华信信托又陆续把百年人寿、大连银行和丹东银行的股权转让了出去,一进一出之间,其投资收益也逐渐水涨船高。

    2017年后,华信信托的收入结构发生显著变化,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据主要地位,股权及证券投资收入则每况愈下。自此之后,公司的业绩便直线下滑。

    2017-2019年,公司净利润在信托机构中的排名为22、29、63名,年报显示,公司在此期间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为57.23%、55.20%、59.01%,股权及证券投资收入则是16.99%、9.29%、21.75%。

    2019年,排名榜首的中信信托管理规模已高达1.57万亿元,而华信信托的管理资产仅有615.80亿元,排名倒数第六。公司在净利润方面还出现了1.52亿元的亏损,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倒数第四,成为了仅有的5家亏损的信托公司之一。

    或面临70亿资金缺口

    2019年底,华信信托被银保监会列入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

    2020年以来,华信信托"华冠"系列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18只,但因均未标明投向,引发市场猜测为"资金池"产品。4月,该"资金池"业务被监管叫停。有媒体报道分析称,这是目前华信信托困境的导火索。

    9月24日,华信信托连发3份产品延期公告。随后,华信信托又陆续在其官网披露了27个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延期原因均为"由于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

    11月3日-11日期间,华信信托分别兑付了华信·华冠336号、华信·华冠323号、华信·华冠324号和华信·华悦17号。截至目前,华信信托尚未按期兑付剩余的23个项目,这些项目均已超过前述公告所约定的延期时限,进入"二次延期"。

    另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披露2020上半年信托公司财务数据(未经审计),华信信托营收为-4.17亿元,净利再亏损5.55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华信信托的资金缺口大约在70亿元左右。"

    现金流紧张之下,华信信托开始通过股权质押和引进投资筹措资金。

    天眼查显示,2018年至今,前文提到的华信汇通和华信信托的股东西藏海涵共计出质逾50次股权,其中近40次的质权人均为华信信托。而华信信托股权向上穿透多层后多次浮现的北京融汇信达亦在近两年进行了超过60次的股权质押,不过在这些质押中,有很大一部分状态均显示无效。

    2020年9月,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还作为出质人,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合计超过6亿股权。

    2020年11月17日,华信信托发布《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称,公司计划引入1家或多家战略投资者,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至134亿元。

    截至2020年6月末,华信信托注册资本66亿元,若意向方单独出资68亿元,其持股比例将超过原有大股东华信汇通,拿下华信信托控股权。

    对于华信信托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来源:钛媒体 

    
    热搜华信 资金池 警情通报

    责任编辑:卢珊 RF10057

    不可不看

    

    热门评论

    
    评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