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而诚:提高市场化自我修复能力 给予金融服务磨合期

金融界网站 显示图片

金融界网站7月8日讯 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承办的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于2018年7月6日至8日在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山东青岛举行。本届论坛围绕“探寻开放与监管新范式”这一主题展开,包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在高峰论坛之三《资管与财富增长》中发表了演讲。

华而诚表示,综合混业经营的金融融合和创新是中国金融发展的大方向,监管必须赶上金融创新的步伐,抑制可能伴随的金融乱象,探寻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

按照美国监管单位的分析,发生金融危机最主要的原因是监管未能赶上创新,但是面面俱到的金融法规可能抑制金融发展。华而诚表示要平衡好二者关系,提高市场化的自我修复能力。

华而诚认为,在资产新规下,应该给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一定的磨合期,同时一行两会实行统一混业的监管,让中国金融机构的监管不再是“五龙治水”的情况。

以下为演讲全文:

华而诚:谢谢主持人,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来这里学习一个新的课题,叫资产管理。大家知道,最近中国政府出了一个叫资产管理新规,这对我们从事资产管理业务的金融机构,还有投资者,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因为我们必须在新规的规范下做资产管理业务,还有投资者也是一样,他们也要在资产新规之下做一些投资的决定。

我今天就跟大家就我个人的了解,就资产新规出台的背景是什么,主要内容是什么,同时对我们银行,我是在银行工作的,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我们怎么迎接这些挑战?同时也谈谈不但是银行的挑战,对监管单位,包括投资者,都有很多的挑战。所以我想就个人这些肤浅的观点谈谈。

第一,资产新规出台的背景是什么。我在银行工作,我们知道十几年前就讲,市场利率化和利率市场化会导致银行传统的信贷业务的利差会收窄,因此,我以前在建行工作的时候就说我们要发展中间业务,我们对很多分行行长都有这个要求,你的业绩里面多少是从中间业务来?大概有这样的说法,因此我们银行纷纷以综合性或混业经营来争取中间收入,来提高竞争力,为客户提供贷款以外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务。这就促进了金融业彼此的融合跟创新。我们银行业有信托、有基金管理公司等等互相合作,因此导致银行的理财产品资产快速增长。2017年底,我们理财产品大概达到30亿左右。包括货币资产资金,理财产品,它的收益完全是市场决定的,因此要大于传统银行的存款利率,我们的存款利率某种程度受到人民银行的指导。因此,理财收入的快速增长,对提高居民所谓的财产性收入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也帮助了中国经济结构从投资到消费的重要转型,现在正在进行中。财产性收入增加以后,除了工资收入这些基本收入之外,当然帮助提高消费,因此消费现在成为中国拉动经济的重要力量。同时理财产品,它的利率是市场决定的,因此也推动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但是,金融业的融合,我们讲金融业各自的融合及创新,也产生了金融监管之外所谓的影子银行业务,带来潜在金融风险。因为资产管理业务跨越不同的金融市场,部分金融机构在开展金融业务的同时,还乱加杠杆,刚性兑付这些问题,因此需要出台相应的指导意见,统一监管的标准和规范,来规范市场的发展。这大概就是我们讲资产新规出台的一些背景。

主要的内容是什么?是建立规范,防范金融风险为主要内容,弥补监管所谓的短板。同时推动业务发展,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到后来服务实体经济,不要做脱实向虚的这些业务,消除金融空转,促进市场业务规范性的发展。最后很重要的是要打破所谓的刚性兑付,取代预期收益率,虽然预期都是给你,完全按照利息给你的报酬,是所谓的刚性兑付。为什么要打破刚性兑付?因为刚性兑付表示你投资者是没有风险,5%就是5%,不会考虑到投资风险,因此不会产生所谓的风险定价,会导致金融资产的扭曲,没有资产定价的情况下,金融的资源会产生扭曲,不会产生很好的效率。所以这是我刚才讲的资管新规主要的内容。

它有什么影响?打破银行刚性兑付,银行理财走向标准化跟净值化的转型。有些老百姓喜欢刚性兑付,银行说我们必须打破,现在怎么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出现结构性存款的出现,大家也注意到了。券商收益凭证等等,代替满足消费者对保本理财产品的偏爱。

对我们商业银行来讲,有什么配置策略?中国现在另外一个特点是扩大金融开放,因此基于金融资产业务发展规律,我们要加速结合海外成熟市场的发展经验,积极采取多项措施,推动资产管理业务朝着产品净值化管理,打破刚性兑付,提高标准化债权资产和收益类资产的研发能力,我们要提高银行的研发能力,资产管理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欠缺,很多都是以国内资产为主,多半是债券类产品,权益类产品很少,国外产品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们银行本身的研发能力必须提高,这样才能提供更丰富的产品,满足投资者产品的选择,满足人民生活日益多元化和对财富管理的需求。

因此,商业银行我们本身整体发展角度来讲,资产相关业务的开拓跟拓展不仅在资产配置选择方面,拓宽了既有的路径,还提高了资产回报率,更进一步提高商业银行现代化服务的能力跟水平,更有利拓展了所谓中间业务的收入,为商业银行实行经营风险整体控制和经营领域的全面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跟支持。这是对商业银行其实是很大的挑战和机遇。

另外,我们跟金融机构的合作,还有对投资者和监管者的挑战有哪些?金融机构要切实履行好卖者有责,做好设计,尽职调查,融资+融智,帮助投资者提高他们资产管理的水平。对客户做好产品适度销售的评估,就是按照客户风险偏好设计适合他们的投资产品。作为投资者要理解,不要依赖刚性兑付得到收益率,要降低刚性兑付的预期。对投资理财者要平衡好风险跟收益的关系,买者自负,就是你要承担投资者的风险。其实,理财产品只要你打破刚性兑付以后,其实就是直接金融。为什么?因为投资者存在风险,不是卖产品的存在风险,也就是帮助中国从间接金融到直接金融转型非常重要的一块。

在监管方面也有挑战,我们讲综合混业经营的金融融合和创新,是中国金融发展的大方向。因此监管必须赶上金融创新的步伐,抑制可能伴随的金融乱象,探寻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发生金融危机,按照美国监管单位的分析,最主要的原因,是监管未能赶上创新,但是面面俱到的金融法规可能抑制金融发展。所以两者的度要平衡好,因此要提高市场化的自我修复能力,在资产新规下,给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的一定的磨合期,到2020年大概有这么一个过渡时间。同时一行两会实行统一混业的监管,让中国金融机构的监管不再是“五龙治水”的情况。以上观点请大家批评指教。